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清华小说 >> 刺客意志[快穿] >> 此生信仰

整个宫殿已经在酣战中倒塌, 六头妖兽皆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而与之对峙的男人仅仅独身一人,傲立空中,背后羽翼遮蔽天穹, 宛如血雨腥风之中穿梭的死神。

刺客的白袍也浸染了鲜血,早已失了的当日龙脉之战时的从容优雅,浑身凶戾, 与妖兽进行近乎野蛮的搏杀。

他翅膀如钢铁,先是在穷奇身上开了个大洞,又持短刀迎战从背后攻来的饕餮。

蛊雕几乎是凶蛮地用利爪扎入他的左手臂,而将夜比他更狠。他直接按住它带着倒钩的利爪, 借着自己的身躯抓住蛊雕, 让它不能抽身而退,然后右手短刀一扬,将他的半截翅膀削了下来, 腥热的鲜血溅到他的脸上, 让他的神色更加凌厉。

他依然这么凶。顾君行仰头看去,见他与凶兽周旋之余依然不落下风,才觉得自己失序的心率稳定了些。

他知道自己在乱来, 将夜不让他来也是出自保护他的意愿。可在他清醒的头脑开始转动之前,他的本能就战胜了一切。

让一个理智的人失去冷静, 实际上是很难的。意味着要他抛弃所有利弊权衡。

顾君行苦笑, 他这辈子所有的犯傻全都是因为将夜这个任性鬼, 想想他也是没救了。

塞温看到顾君行, 连忙从藏身处偷跑出来,咬住饲主的裤腿就想把他往后扯,急急地道:“这里很危险啊喵,上面在神仙打架,饲主你快撤啊。”

“我知道,塞温。”顾君行看着她原本乌黑光滑的皮毛上全都是灰尘,看样子为了在神仙打架里生存也吃了不少苦。

“我会用幻术遮掩——”塞温话还没说话,就见饕餮向这个方向冲来,她的声音几乎变了调:“要被发现了。”

饕餮长啸一声,于半空中摇摇欲坠,而将夜振翅,宛如流星一般将其击落,却在这一瞬,他的视野终于没有遮挡,一眼看到了入口处站着的人。

将夜死斗之中未曾波动半分的银灰色眼眸陡然一缩,几乎是本能似的向前振翅飞去,却差点被背后的天狗偷袭。

他用臂甲架住天狗的长矛,然后转头,几乎一字一顿地道。

“顾、君、行!——离开这里!”

他快要疯了。

从来都是自傲到狂妄的刺客,脸色剧变,几乎失控。

自顾君行认识他以来,从未见过这个万事都胆大妄为,也从不将蝼蚁放在眼里的男人这么失态。

将夜本以为,顾君行这样的人,会考虑周全的与众人一起去追黄岐,让他来应付这一洞窟难缠的家伙。但是他就是来了,只身一人,不顾大局,不顾生死。

他克制不住地想起顾君行的结局,只觉得一股冰意从骨子里渗出来,让他发冷。若是顾君行有什么意外,他真怕自己做出什么疯事来。

凶兽似乎也注意到了多出一人,虽然不是黄岐所嘱托一定要吃掉的将夜,但也没差。他们实在是饿了太久了。

饕餮重伤,急需吃个人来恢复一下妖力,便抢先向顾君行扑去。

发觉饕餮的意图,将夜像是失了所有的耐心和稳重,暴戾地用短刀讨逆刺进企图纠缠他的蛟龙眼睛,又一翅膀扇飞天狗,然后如离弦的箭一般冲向饕餮,然后将悲歌直接掷出。

谁也不可以动顾君行!

那是他的不可触碰的逆鳞,他的永恒光明,他的唯一净土。是他的刀锋与刀鞘,他的朝阳与月光,他的此世与彼世,他的起点与终点。

他不可以受一点点伤,一点也不!

悲歌后发而至。

饕餮的速度最终还是没有快过速度全开的刺客之王,在中途被悲歌刺穿腹部,而从背后袭来的将夜双手持短刃,狠戾地劈下,几乎将整只妖兽一刀两断。

他未顾忌背后的血雨,而是毫不犹豫地落地,上前将顾君行狠狠地揉进怀里,手指用力扣紧了他的背。

胸膛紧贴之余,下颌还抵在他的肩膀上。他在重重地喘息。眼神还有些涣散失焦,甚至身体还在微微发抖。

顾君行从没见过将夜怕的这么厉害,他伸手拭去他脸上的鲜血,却抹开了刺客眉骨处的一滴鲜血,仿佛最艳的花,让他的容貌俊美的近乎锋利。

“你怎么来了。”将夜的声音有些不稳的嘶哑,他在将顾君行按在怀里时,才稍微有了些实感。

顾君行沉默了一下,眼底有着近乎执拗的坚持,他道:“作为指挥,我得对我擅自行动的执行官的生命负责。”

“……败给你了。”将夜半晌没有作声,然后微微叹息,他早就该想到,顾君行的性格可不是能安然在安全地带等消息的。

“我得亲自来罚你……好了,我没事。”顾君行本想摆出斥责的模样,却因为触及到将夜微颤的脊背,弧度也变得温柔无奈。

将夜不答,只是更用力地抱紧了他,顾君行能够感觉到他的心脏跳的很快。像是慌乱,也像是恐惧失去。

面对这个总挡在他面前的男人,他纵容惯了,所以实在无法苛责他的一片赤诚。

于是他叹了口气,撩开他的额发,在刺客颤抖的睫毛上落下一个安抚的吻。仿佛祝福,又像是深爱。

他道:“将夜,你别慌,我在。”

他怔在原地,摸了摸自己眼睑上的触感。这个吻轻柔的像是一片羽毛,不带任何情|欲,仿佛只是单纯的亲昵,却让他的脑海瞬间空白。

他即使有一肚子的又爱又恨,此刻却一句也说不出口。

顾君行见他愣住,提醒道:“背后还有敌人,别发呆。”说罢,他拍了拍将夜的背,似乎要唤回他的神志。

将夜这才回神,迅速地拢起骨翼,化为坚硬的盾牌,挡住了身后一切的一切风雨。他的怀里,一如既往的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

顾君行也曾在这个人的怀里看尽天高海阔,苍龙变幻,而如今,在漆黑的地底之中,面对上古妖兽,他依旧义无反顾地冲向他,将他牢牢护在怀里。

将夜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眸底情绪翻涌,暗成一片。他动了动唇,想去问这个吻的含义,犹豫再三,却在顾君行抓住他手臂的时候,轻轻地抽了一口气。

“出息了?牺牲自己一只手去抓妖兽?”顾君行垂下眼,看着那明显的撕裂伤,道。

“不是我的血……”将夜本能地反驳道。

“你以为我很好骗?”顾君行声音冷冽动听,像是泉水一般道。

将夜怔了怔,意识到瞒不过去,然后苦恼地低缓了语气,无奈地道:“是我的错,不该自作主张。”

这是他第二次擅自行动,但他这一次认错的心甘情愿。

他转过身面对剩余的五只凶兽,上前一步继续挡在顾君行面前。方才他的战斗模式完全不顾及自我,甚至觉得流血才畅快,现在他却有了顾忌和牵挂。

顾君行却道:“你能牵制住剩下的这五头吗?我可以把他们永远封印。”

将夜一怔:“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怕你……”

顾君行无奈:“我又不是琉璃,没那么容易碎,再说,只要抓到机会就可以一次将他们解决。”他看过将夜战斗的疯狂劲儿,完全不顾自己,实在不想让他再去硬碰硬了。

对顾君行的术法能力,没有人比将夜更加了解了。他说能做到,就一定能。

“得令。没有人可以越过我打断你的术法。”将夜伸手一召,饕餮尸首上的悲歌飞回他的掌心,金芒与右手闪烁银光的讨逆辉映,在漆黑的洞穴中格外耀眼。

他战意勃勃,气势比之前更胜。兴许是因为这次他的背后有顾君行。他强悍又脆弱,需要他的保护。

而将夜便会成为他最坚不可摧的一道防线。

余下的五只凶兽觉得将夜像是变了一个人,仿佛有无尽的斗志,只身一人冲入他们之中,刀锋过处便会带起血雨。

将夜正在把他们往一处引。他的每一刀都经过精确的计算,羽翼掠过之处,他都以最坚硬的金线将其悄无声息地绑缚。待他穿梭一个来回时,凶兽皆发现自己竟然被五花大绑,控制在了原地。

刺客手中的线这才显形,他右手用力拽住,似乎要与五只凶兽较量力量,而对方却惊恐地发现,现在他们五只合力也刚不过这个恐怖的银发男人。

“我劝你们乖乖别动,我的刀可不长眼。”将夜微微冷笑,道。

凶兽似乎也被这个与他们斗了半晌丝毫不露疲态的男人震慑,挣扎的动作也顿了一下,随即发出尖锐的嘶吼,仿佛要将其扒皮拆骨。

而将夜却丝毫不放松手中的线,向后一瞥。只一眼,他就清楚顾君行的意图。

顾君行已然画完了封印阵法,同时也看向了他,微笑着点头。他的脊背挺直,如松如竹,仿佛是怎样都折不断的风骨。

他准备好了。

将夜勾起一丝笑,然后瞬间飞掠远处,将动弹不得的妖兽抛在原地。他稳稳地降落在顾君行身边,看着面前的妖兽陷入一片金光的海。

妖兽在金光之中挣扎,而那些璀璨的光芒化为实质性的咒文,缠绕在妖兽的四肢和头颅上,在其钢铁一样的皮肉上流动,最后让它们再度化为漆黑色的妖气,填补进了穹顶空白的壁画之中。

而这一次,顾君行的封印除了他本人外,无人可以解开。

“看上去挺顺利。”看样子妖兽被将夜磨去了很多妖力,要不然他也不能施展的这么顺畅。

“这些妖兽是可以与人签订契约的,掌握它们,就是掌握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力量。”将夜突然道:“你想要吗?”

“我为什么会想要?”顾君行觉得他此话有些莫名,于是反问道。

“你的力量足以控制他们,和他们签订契约吧。”

“我为什么要这群碍眼、容易失控的妖兽?”顾君行笑了笑。“你比他们强得多,将夜。”

“这是黄家守了数千年的终极武器,若是能驱使它们,怕是连征服世界都可以办到吧。”

“我为什么要征服世界?”顾君行好气又好笑,似乎觉得将夜又在抽风。“我操心联盟都操心不过来,哪有闲工夫去管世界如何?”

将夜收起刀,侧目望向顾君行的眼,他的眸底没有野心,也没有任何对力量的渴望,仿佛洞穿了世事沉浮。

于是他倏然笑笑,今世早已与往日不同,过去的世界线对他来说并不是真实。

“没什么,是我多想。”他道。

顾君行见他释然,于是抱起塞温,安抚地拍了拍猫儿的脑袋,道:“别怕,已经没事了。”

猫儿终于回过神,然后惆怅道:“我只是一只力量还没恢复的,柔弱的小猫咪,为什么要承担我这个年龄不该承担的重任。”

“全程划水,何来重任。”将夜抱臂,冷冷地打击道。说罢,他又低下头,在顾君行耳边笑吟吟地邀功:“我表现的还不错吗?”

“勉勉强强。”顾君行瞥了他一眼,道:“我还在生气。”

“……”突然膝盖一箭。

“还有账没有算,你觉得我是累赘?”顾君行似笑非笑道:“觉得我帮不上忙?只能站在你背后被保护?”

他的话一句比一句犀利,将夜动了动唇,只觉得自己的表现好像确实会让他有这种想法,苍白地反驳道:“我没这么想。”

“但你的行动就是这么说的。”顾君行见将夜这个有事没事就瞎撩,温柔情话张口就来的家伙在原地说不出话,稍稍有了些恻隐之心,觉得自己不该趁机发难。

但一想到将夜捏碎摄像头时的利落劲,那点可怜的同情心又被收了起来。

“我看不得你受伤。”将夜沉默了一下道。

“为什么?”顾君行发问,却看见将夜银眸里有着剧烈的挣扎,似乎被逼得狠了。他又不忍心,只得软下口气道:“你要是不说我也……”

“你是我的挚友。”将夜笑笑,然后专注地望着他,仿佛在凝视此生的光明。“也是我此生的信仰。”

顾君行:“……”用这种深情表白的语气,结果只是挚友?

气到内伤。

※※※※※※※※※※※※※※※※※※※※

将夜:你是我的挚友,我的信仰

教授:笑容突然凝固。

这家伙怎么这么傻哈哈哈啊哈哈,现在告白气氛最好,结果一句板上钉钉的挚友,教授迅速冷漠好吗。

你撩人撩的这么狠,确认关系的时候怎么这么蠢嘛。教授都含蓄地亲了你一口你一句挚友打回原形好吗。

顾美人:气的失去笑容。

然后下面是喜闻乐见的教授主动撩的糖,被撩了这么久,还不准反撩吗。

然后将夜有点招架不住,一脸懵逼,他他他怎么回事,我扛不住啊。内心斗争几千字。

这三章写的我意识模糊逐渐模糊.jpg

我永远都是么有存稿星人。

看到这里的小伙伴,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之后会越来越好看的,么么哒!

有多少熟面孔跟到这啦,冒个泡吧!

喜欢刺客意志[快穿]请大家收藏:(www.qhxs.org)刺客意志[快穿]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刺客意志[快穿]最新章节 - 刺客意志[快穿]全文阅读 - 刺客意志[快穿]txt下载 - 慕沉歌的全部小说 - 刺客意志[快穿] 清华小说

猜你喜欢: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保卫国师大人一觉醒来我穿到了女尊丹宫之主天师打假协会毒医娘亲萌宝宝如意佳婿帝凰诀:废材狐妃逆九天混沌幽莲空间驸马要上天江湖遍地是奇葩[火影]父辈的秘密[四代中心]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我家徒弟又挂了大魔王娇养指南女帝黑化进行中六夫皆妖[综]危险职业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农门悍女:将军宠妻有点田绑了一个压寨夫人女王大人很委屈素女寻仙仙灵图谱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一仙难求
完本推荐: 极乐宝典全文阅读我的美女老师全文阅读明末工程师全文阅读大仙医全文阅读某美漫的特工全文阅读三国之席卷天下全文阅读开艘航母去抗日全文阅读超级修仙系统全文阅读杀神永生全文阅读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全文阅读修仙狂徒全文阅读深空之下全文阅读听香美人全文阅读炮灰与白月光(快穿gl)全文阅读九星杀神全文阅读嫁给败家仙君以后全文阅读天价前妻全文阅读[综]再揪我尾巴咬你全文阅读宅逗之家有娘子有点虎全文阅读轮回修真诀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末日乐园快穿:我只想种田重生学霸小娇妻魔门败类临渊行九爷你节操掉了仙师无敌氪金魔主造化图神游诸天虚海超级忍者系统驭房有术我真不是学神我从凡间来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妻我想当巨星挖掘地球纵横诸天的武者无垠不灭战神决战龙腾狂神刑天万界建道门科技霸权金粉重回一九九四万千之心北宋大丈夫金枝夙孽

刺客意志[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刺客意志[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刺客意志[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慕沉歌的全部小说 - 刺客意志[快穿] 清华小说移动版 - 清华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