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清华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第94章 094他可爱(一更)

第94章 094他可爱(一更)

顾君之委委屈屈的缩回手,想抱又不敢,漂亮的眼睛控诉的看着他,还是乖巧的坐好,像一只无害的兔子。

郁初北心疼的握住他的手,倾身,蹲下来,耐心的跟他说:“这是很重要的事,非常非常重要,你要是发生什么,我会非常非常伤心,比你疼还伤心,你想我伤心吗?”郁初北将他的手贴在脸上。

顾君之顺着手掌看着她的脸颊,她的眸光中倒影着他的身影,他能感觉到她的担心、她的看重、她想他好的迫切心情……

顾君之的思绪仿佛有些涣散,半截身体的少年收住眼角的血泪,缓缓的飘出了禁锢他的房间,他吊在窗台上暖洋洋的晒着太阳,阳光通过他,飘落在缩卷在房间角落的少年身上,阴涩心灵仿佛瞬间变的温暖起来。

顾君之看着她,星光溃退,回握住她的手,抓住他心底的温暖,认真的摇摇头:“不想。”所以我不会掉下去,我把她推下去了。

掉在窗外的诡异少年与屋内舒展身体的少年,两人露出一模一样狰狞又天真的笑脸……

郁初北笑笑,摸摸他的头:“乖。”

顾君之张开手臂。

郁初北奖励的抱抱他:“我的小可爱。”

嗯嗯嗯,可爱。

……

易朗月很忙,第一时间确定自家顾先生没事后,便对公司这件事没有过于关注。

发生事故的人他不认识,公司有专业处理事宜的职务,他手里的工作也不少,自然不会操别人那份心。

“易设,有人找。”

易朗月看到警察的一瞬随即有种不好的预感,脑子嗡的一声,顿时进入工作状态。

“请问你是顾先生的监护人吗?”

易朗月神色淡定,脸上的疑惑展现的恰到好处,紧张的问:“他走失了吗?还是出了什么事?警察,他精神不太好如果拿了谁家的东西没有给钱,我现在就补上。”从楼上掉下去的人跟顾先生有关系!!!

“你不要紧张,只是例行问话——”

不紧张不可能!事情肯定是他做的,易朗月面上却不明所以:“怎么了?”

……

警车上。

郁初北还穿着工装,她牵着顾君之的手,让他靠在肩头,手掌拂过他柔软的短发,一直在安慰他:“不要怕,没事,警察就是想了解一些事情,你看,这么多人都被叫来了,你看到了什么就如实对警察说,不要紧张,我和你表哥都在你身边,不要害怕知道吗?”

顾君之很乖,靠在她肩头神色自然的点点头,所谓的紧张都是郁初北自己认为的紧张。

郁初北放心又有点不放心,听说是伤者醒了一瞬,说‘不要过来’‘救命’,警方立即根据监控,将所有那个时间段路过六楼的人,都叫过来问话。

郁初北是跟着顾君之来的。

她当然不觉得顾君之有什么,中午吃饭的时间,她去楼上送文件,让顾君之在楼道里等她,就三分钟的时间,立即她就下来了,当时顾君之就在原地,不可能乱跑。

但不知道为什么,郁初北不自觉的想到了那天她已经尽量忽略的一幕,‘你是自己跳下去还是我帮你’,他冷漠的看过来向淬了毒的刀扎入你的心灵,等着你臣服。

郁初北赶紧摇头,想什么呢!怎么可能,他不是什么都没有做吗。

郁初北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他那天只是是受了刺激,何况君之真的那么说了,对方不会跑吗?

郁初北越想越觉得不可能,君之平日在自己的座位上从不乱跑,安安静静的,不与外界交流也不让外界侵扰他。

如果自己不说话,她能在自己指定的位置坐一上午,怎么可能做出伤害别人的事,说他被谁气的病发了她相信,但说他伤害了谁,还用这么极端的方式,郁初北不太信。

可跳楼的人清醒过,‘说’是被害,这件事可推敲的地方就多了。

但再多也是警方该头疼的事,跟她们有什么关系。

……

“你们怎么办事的!说了例行问话!怎么成了谋杀?”

“我们没有说。”

“头,这点规矩我们都懂,组里绝对没有人传出去!”

“那是谁说的!”一身警服的高大男人冷着脸看着自己这群手下!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真的没人说。

年长些的副队,试探着开口:“是不是他们瞎猜的?”病人根本没有说过‘不要过来’。

“瞎猜的也是你们无能!没人透露消息群众能瞎猜的头头是道!一个个像在案发现场一样!”

……

郁初北握着他的手,看着他安静听话的样子,几乎肯定这件事跟他五官。

……

易朗月不信顾先生无辜,即便真的事警察的例行问话,他也觉得与顾先生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易朗月没有坐警车,他开着车跟在警车后面,直接打给夏侯执屹,后续处理他不担心,他现在担心的事,郁小姐知道多少!

*

夏侯执屹比易朗月还着急,瞬间从座位上起身:“郁小姐亲眼看见了没有!”第一案发现场!

“没……没有吧。”

夏侯执屹松口气,没有就行,郁小姐会跟一位‘憨厚略愚’的人谈恋爱,绝对不会跟一位‘变态’谈恋爱!“你记住!这件事跟顾先生没有任何关系!顾先生是一位温柔、内向、容易被别人欺骗的人!”至于事件调查结果,那些不重要。

……

“例行问话,不能家属陪同。”

郁初北被挡在外面,着急易朗月怎么还没有来,不想承认现在也不得不跟警方商量:“他脑子有点反应迟钝,我想……”

“这个我们有规定,你可以在指定区域看向里面的情况,但不能陪同,需要的时候我们会通知家属,你是他……”

“女朋友。”

“他监护人呢?”

“正在赶来的路上。”

警方有些不耐放:“让他——”

易朗月已经到了,非常熟练的在问询文件上签字,激动的握住对方的手:“麻烦众位了,请多多照顾一下我弟弟,一点照顾就行,他身体不好、精神也不太好,大哥说话温柔一点,辛苦了。谢谢。”

“行了,我们这里又不是龙潭虎穴。他的证件呢?”

“没带,已经通知他大表哥回去拿了。”

哥挺多:“不用担心,就是例行询问一些小事,一会就好,两位如果信任我们,喝杯茶,也许茶还没入口,人就出来了。”

“谢谢,谢谢。”

*

郁初北有些着急,但还不忘安慰旁边的易朗月:“没事,我问过他,他说他一直在楼梯间内坐着,不知道她怎么掉下去的。”

易朗月闻言神色疲倦,几乎是立即组织语言表情,伤怀却无奈的开口:“受害者看到他了吗,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了。”易朗月苦笑。

郁初北诧异的看向他:“什么意思?”

易朗月能一路升到顾先生的近侍,不是靠卖蠢上来的。

易朗月脸上的苦涩毫不掩饰,对于往事似乎不想说,但又因为对方与顾先生的关系不得不提:“说起来,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这些年随着监控越来越普及,这种事很少放生了。

以前因为小顾年龄小,不具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一些不好的事,很多人做了推到他身上都会推到她身上,你刚才说他有经过六楼。”

“对。”

“受害人就极有可能会指认他。”

“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冤枉人!”郁初北没想到还有这种事!

也许顾先生不是无辜的呢,易朗月也很无辜:“小顾小的时候在小区楼下,因为太安静,别的小朋友都不跟他玩,他就就一个人在草坪上自己玩,后来其他小朋友打闹,将另一个孩子从秋千上推下来,见出了事,那个小孩直接说是小顾推的,当时真的是——”易朗月叹口气,都是疲敝的无力抵挡:“他从按以后,就更不爱与人相处了,无论请多少心里医生,作用都不大。”

郁初北神色恍惚,更多的是心疼,没想到小时候的他经历过这么多,难怪他不热衷于人交流。

“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了,后来他干脆就不再出门,小区保安大叔说不认识他,也许真的是不认识。”易朗月说的时候神情苦涩,涵盖了太多无奈与过往。

郁初北叹口气:“他回来那天,就是我们吃饭那一天,他莫名其妙的更我说‘是你自己跳下去还是我帮你’。”

易朗月闻言镇定无比,心里快骂娘的看她一眼,似乎不敢相信又可以理解:“竟然有这种事,郁小姐怎么不早说,是小顾……埋藏在心里结吗……”易朗月为自己的机智震惊:“只是郁小姐您千万不要误会小顾。”

“……”

易朗月怕演技不够:“想不到他一直安慰我们说不在意,原来都压在了心里,恐怕当时也一定吓坏了吧,估计都快成他的心病了,谢谢郁小姐当时的包容。”

郁初北不敢当,她当事其实想跑,但脚黏在地上,他的目光像——不说了,她当事要是跑的了恐怕也不会在那里故作镇定。

如果自己当时跑了,他会怎么样!崩溃吗!觉得再次遭受了伤害:“抱歉,我不知道还有这种事。”

“没事,小顾他不介意的,很多时候还是他安慰我们。”

郁初北相信:“他心里敏感,却很善良。”

是……是啊,呵呵,独独这位顾先生绝对不‘善良勇敢’。

其实细说起来,顾先生哪个人格都十分光明磊落,是那种我想你死就明明白白让你死的人,除了现在的顾先生。

据心里学家分析,现在的顾先生存在的人格,最有可能是顾先生最初的人格,是被绑架时最无助,却追求力量碾压对手的时候。又因为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亲眼目睹逃亡失败后母亲的死亡,为这种扭曲的力量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影。

所以偏于阴狠、算计,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到,却次次下着狠手,更不觉得自己做错,反而是为了保护。

——敏感、残忍又玻璃心。

“那这次……”

“应该没什么,小顾不是说没有出去,如果对方没看到小顾肯定没事,但如果看到了,并一直指认他,我估计是为了医疗费,公司虽然会出一部,保险补偿一部分,可毕竟不是全部。”

这么肯定?!

“是不是觉得我可能想多了,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他不能完整的描述什么事,很多人懂的抓这个漏洞,将自己利益最大化!”对不起郁小姐!你真不能跟顾先生分手!要不然下次见,你就不知道在哪了!

“这也太……”郁初北简直怀疑自己这么多年的认知。

易朗月点头,他为接下来所有可能涉及到的问题,做好了绝对的铺垫。

郁初北现在只希望这么荒谬的事不要扣到顾君之身上:“不知道他在里面怎么样了?”

“不好了!谁是顾君之的家属!他发病了!快送医院!”

易朗月闻言几乎是快速冲了进去!手里已经拿好备好药丸!

郁初北紧随其后!看着易朗月将药送入目光呆滞身体发抖的顾君之嘴里,他在眼睛闭上的一刻,还害怕、担心的看着自己。

郁初北眼里不自觉的浮现水光,觉得这一刻谁要硬把这件事往他身上咬,简直其心可诛!

……

夏侯执屹也不进病房看顾先生,找到易朗月,两人避开照顾昏睡着顾先生的郁初北,悄悄出了门,往角落里走。

易朗月很着急,他毕生的罪恶感都用上了!现在怎么办?事情查清楚了吗!郁初北现在就差觉得顾先生是易碎的娃娃了!他觉得郁小姐如果出了什么意外,自己就是直接凶手!

夏侯执屹见他这样,觉得他虚伪,看开一点,如今的情况,郁初北就是想抽身也不可能!倒不如‘难得糊涂’说不定哪天就‘成真’了呢!

这话,他自己都不信罢了!

易朗月见他不说话更急:“怎么回事?能完全摘清顾先生吗?我去问过受害者的情况,很严重,但我已经让第三方将救助金转过来了,没有经我们的账,事后也会跟她家人协商,尽量先负责受害者的健康。”

夏侯执屹关心另一件事:“她怎么惹到顾先生了?”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时刻黏顾先生身上?!“没有任何监控资料吗?”

“只有在库房附近有一点两人算是‘接触’过的视频监控,郁……”夏侯执屹手机响了,他示意让易朗月等一下。

五分钟后,夏侯执屹大概知道顾先生为什么发脾气了!

夏侯执屹却觉得头更疼了,他想死!谈什么恋爱谈恋爱!没事缩在家里批批文件照照镜子自残不好吗!

“秘书长?”

“你家秘书长已死!”

易朗月当他更年期。

夏侯执屹不顾禁止吸烟的标志!点根烟!压抑的吸了一大口!捻灭,靠在墙上,才有力气思考这件事的整个过程:“监控对顾先生很有利,没有拍到任何直接的证据。”但就是没有拍到才有问题:“顾先生身上有养蝎子吗?”剧毒的那种!

易朗月闻言脖子僵硬的转过去,震惊的看着夏侯执屹:“你……你说什么……”给谁准备的?他想一言不合对付谁!?

“估计就是养着逗趣,看把你吓的。”夏侯执屹说的淡定,最开始分析出的时候,他头皮发麻,想要会阿基!但现在他不是已经搬出来了!身为秘书长,自己不会坠了自己的威风!“附近的监控经动物鉴定专家认为,有动物爬过的痕迹,是蝎子。”

“以前不是养蛇的吗?!”

“觉得太占地方吧!”

你这么回来我怎么反驳你!我现在休假,能被批准吗!“先生怎么又……”

“顾先生养在哪里?”这种未知的危险,他很有可能因为风刮的方向不对塞别人鞋里!!!

易朗月要哭:“我怎么知道?”他危险指数最高,饭菜太凉太烫都可能有一盘油炸酥蝎。

夏侯执屹看着他:“你去二楼看看。”

易朗月不回答!你怎么不去看看!二楼能去吗!

“喷点蟑螂药。”

“秘书长好安排,忧国忧民。”

两人安静了片刻。

易朗月试探的分析:“顾先生现在和郁小姐生活在一起,不可能养这些东西,有没有可能是顾先生随手捡的?”

夏侯执屹看他一眼,又看向盒里的烟,被他抽出又放下,放下又抽出,讽刺的开口:“你这么聪明,要不要再带一组脑子。”

喜欢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请大家收藏:(www.qhxs.org)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最新章节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全文阅读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txt下载 - 鹦鹉晒月的全部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清华小说

猜你喜欢: 你好,King先生顾少的漫长追妻路重生军营之王牌军婚女配是重生的妖凤邪龙跨界演员重生八零锦绣军婚天才宝贝之一胎四宝宠妻撩人:狼性总裁求放过东岑西舅天价宝贝:总裁爹地强势宠带着空间重生八零小甜妻婚外贪欢情深不负流年重生学霸小娇妻宦海特种兵六零俏军媳重生校园之商女军宠俏媳妇暗欲总裁撩心:豪门甜妻乖乖宠总裁贪欢,轻一点重生空间豪门宠婚重生国医商女你是我的万有引力
完本推荐: 狂医废材妃全文阅读绝对荣誉全文阅读电影时空超级英雄全文阅读娇女全文阅读我就是这般女子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仙界网络直播间全文阅读恶魔囚笼全文阅读医爱到底全文阅读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全文阅读炼神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神医圣手全文阅读无限世界旅行者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傲剑凌云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铁匠家的小娇娘全文阅读炮灰与白月光(快穿gl)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一世倾城快穿:宿主是个狐狸精逆位皇帝快穿反派不好哄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金刚骷髅斗破苍穹神之炎帝临渊行奶爸的异界餐厅假面骑士之继承者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总裁校花赖上我罗马尼亚雄鹰重生之独步江湖鬼医神农无垠北宋大丈夫重回一九九四一不小心就无敌啦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极品神印少主九天神龙诀大道朝天洪荒之石矶武破九荒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大符篆师长生天阙狂神刑天我的极品护士老婆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txt下载手机版 - 鹦鹉晒月的全部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清华小说移动版 - 清华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