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清华小说 >> 千山暮雪 >> 【十五】

我不知道我怎么回到学校的。悦莹在寝室里等我,萧山的笑容一次次出现在我眼前,令我神色恍惚,仿佛是幻觉。如果他不再爱我有多好,如果我从来不曾遇上他有多好。我宁可他是变了心,我宁可他是骗了我,我宁可自己是被他抛弃了,我宁可他不曾对着我笑。那是怎么样的笑啊,他的嘴角明明上扬,却有着凄厉的曲线。他眼底的泪光如同一把刀,一下一下,戳进我的心里。

我这样爱他,我是这样地爱他,命运却掰开我的手指,硬生生将他抢走。他说他的运气太坏,他不知道真正运气坏的是我,是我的坏运气连累他,是我让他受了这么多的罪,是我让他良心不安,是我让过去的事成为他的负担。我根本就不应该去找他,我自私地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和我一样痛苦。

我整夜整夜地失眠,睡不着,然后又吃不下饭。悦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她以为我是为着手术的事担心。她到处替我找房子,学校附近的单间公寓都很紧俏,年前都被租定了,她成天在外头跑来跑去看房子,我把自己关在寝室里,躺在床上发呆。

手机响起来我也懒得接,可是手机一直响,一直响,我只好爬起来,看到号码很陌生,我还以为是打错了。

是个女人的声音,语气温柔委婉,她称呼我为“童小姐”,我不知道她是谁,她问我:“可以出来见个面吗?我是莫绍谦的妻子。”

我被这句话吓得连气都屏住了,这世上我唯一觉得愧对的女人就是她,过了半晌我才结结巴巴地说:“我和莫先生……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知道。”她坚持,“我只是有事情想和童小姐谈谈,可以吗?”

该来的躲不掉,我深深吸了口气,还有什么好怕的,反正我和莫绍谦的事已经过去了。

我换了件衣服去见莫太太,她比照片上的样子更美,令我自惭形秽。这样宁静美好的女人,为什么莫绍谦还要在外边养情人?难道说男人永远是这样不知足,或者说男人永远觉得自己的太太没有别的女人漂亮?

她对我微笑说:“我叫慕咏飞,童小姐你可以叫我咏飞。”这名字让我想起慕振飞。她举止优雅,与慕振飞气质颇有几分相似,只是五官和慕振飞并不怎么像。如果说慕振飞的俊秀是阳光般灿烂,她的美貌就是月色般皎洁,这一对姐弟真是人中龙凤。

我只觉得很尴尬,像是小偷坐在失主面前,虽然我不是故意,可是我和莫绍谦毕竟有一段不正当的关系。

“绍谦就是那个样子,有时候男人压力大,在外面玩玩,我从来不说他什么。”她的神色黯然,“嫁给他之前我就知道,他并不会只属于我一个人。”

“我和莫先生……”我有点讪讪地向她解释,“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子,其实他也不喜欢我,只是可能他……”

我也不知道怎么向她描述我和莫绍谦的古怪关系,慕咏飞叹了口气,说道:“我们的婚姻起初只是出于商业利益,可是后来我渐渐发现他竟然真的爱我。他做了很多事情,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前几个月有个苏珊珊——可能你并不知道……”

苏珊珊,其实我知道。原来是这样,我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当然,慕咏飞长得这么美,气质又如此出众,我要是个男人一定也会身不由己爱上她吧。

“我觉得非常抱歉,关于网上的流言,后来又牵涉到舍弟。家父十分震怒,我这才留意到一切。莫绍谦向我坦然承认,你们一直有交往,我才知道舍弟其实是在替他遮掩。我这个弟弟也挺傻的,总怕我会受伤。”

她对着我微笑,目光温柔,我忽然很羡慕她。并不是羡慕她出身优越,而是羡慕她有这么多的人爱,有这么多的人尽力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伤害。至于莫绍谦,他一贯别扭,连对妻子的爱都表达得如此变态。

“有件事情,在我知道的时候我就想帮助你,可是出于顾忌,我一直犹豫不决,今天我终于下了决心。”她歉意而温柔地看着我,“我不知道要对你怎么说,今天见到你,我才知道你是这样很单纯很可爱的女孩子,我替绍谦向你道歉,这件事根本不应该牵涉到你。如果可以,我愿意替他给你我力所能及的补偿。”

那个下午我神色恍惚,她对我说了很长一番话,长得让我都觉得听不懂了。来龙去脉渐渐铺展在我面前,原来是这样,原来是因为这样,莫绍谦才会找上我,他才会那样对我。

我一直以为是我自己运气不好,我永远也不曾想到事实后面还会有另一个真相。

我想他应该是故意接近我,这一切原来都是他故意。

只因为还牵涉到上一代人。

我只觉得作呕,背心里全是冷汗,我真是觉得侥幸,侥幸自己可以逃出一条命来。

慕咏飞十分留意我的脸色,她问我:“童小姐你还好吗?”

我很好,我没有事,我虚弱地对着她笑,喃喃地感谢她告诉了我一切。

我在下地铁站的时候摔了一跤,没有人扶我,所有的人行色匆匆,我艰难地爬起来,膝盖很痛,我还可以走路。我坐过了地铁站,然后又折返到换乘的地方,我在路上浪费了快两个小时,还没有回到学校。我给悦莹打了个电话,我告诉她,我想去看看我的父母。

悦莹似乎能理解我,她说:“也好,路上注意安全。”

春运刚刚结束,火车票比我想象的要好买,只不过没有卧铺。我买了硬座,一路向南。车上的人并不多,整晚我可以伏在桌板上小睡,列车员推着小车,叫卖着从我身边经过。我迷迷糊糊地睡着,熬到天亮的时候,车窗外的景致已经变了。大片大片的良田被纵横的河道分割成支离破碎的绿色,是我离别已久的江南,天正下着小雨,雨点飞快地撞上来,敲打着车窗,在列车污秽的玻璃上划出长长的水痕。

火车站似乎永远都人山人海,我出了火车站,换了两趟公交,最后又租了一辆的士,到陵园的时候已经是近午时分,陵园里很安静。

我把买的花束放在父母的坟前,五年前是我捧着两只小小的匣子,将他们安放在这里。舅舅赶过来替我料理的丧事,那时候我已经悲恸得绝望,根本不知道自己将来是否还有勇气活下去。

墓碑上妈妈温柔凝睇着我,她是个特别传统的女人,从初中开始她就婉转地对我说,女孩子要自尊自爱,不要随便和男孩子交往。我懂得她的意思,如果妈妈知道我经历过的事情,不知道会怎么样难过。

跟着爸爸她也吃了很多苦,因为爸爸的桀骜不驯。我还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遇上父亲单位最后一次福利分房,按条件我们家是够格的,可是因为爸爸跟单位领导关系不好,那次分房硬是没有我们家的指标。那天晚上爸爸一直躲在阳台上抽烟,而妈妈就在厨房里一边做饭,一边默默流着眼泪。

那时的我就决定好好学习,我要考上最好的大学,要让妈妈不再发愁,让爸爸不再觉得难堪。

爸爸说,他会让我们过上好日子,他辞职去了民营企业。

我们家的日子真的一天天好过起来,在我念初中的时候,我们家买了大房子,还买了车。

那时候我在班上是老师的宠儿,同学们羡慕的对象。我成绩好,家境小康,我似乎拥有这世上的一切。

我不知道爸爸那些钱是从哪里来的,我一直以为是他凭着自己的本事挣来的。他说过他的老板很赏识他,他是正经的科班出身,做了很多年的工程。

我没想过大人的世界是那样的虚伪,我没想过我最亲爱的爸爸也会骗我。

他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做了违背职业操守的事情。

或者连妈妈也被他蒙在鼓里。

不过,这样也好吧,我们一家人,这样辛苦,到了今天,总算是解脱。

我不要欠任何人,妈妈教过我,不要欠任何人。

我努力对着妈妈微笑,我很好,我没有事。我会努力重新开始,过自己真正的生活。

开学后的第三天,悦莹陪我去的医院。手术是无痛的,我也确实没有感觉到痛苦,因为有麻醉剂,我睡着了片刻,醒来的时候手术已经做完了,我躺在病床上挂点滴,悦莹在一旁守着我。

我对悦莹笑了笑,幸好还有她,幸好还有她一直在我身边。悦莹给我在手腕上系了串菩提子,然后碎碎地告诉我说:“这是我那暴发户的爹,巴巴儿替我从五台山上请下来的,据说很灵验,我现在把它转送给你,以后你可得太太平平的,不要砸五台山那位高僧的招牌,好不好?”

我温柔地注视着她:“你真像我妈一样啰嗦。”

她噗地笑了一声。

悦莹给我找了家酒店,从医院出来后悦莹陪我去酒店睡的,第二天她才回学校。早上她走后没多久,我又迷糊睡着了,听到门铃我还以为悦莹忘了什么东西。我爬起来,牵动腹内深处的伤口,隐隐作痛。疼得并不厉害,好像是痛经一样。可是我心里很难受,有些伤痛我想我一辈子也没办法忘记了。

我刚打开插销,门就被人用力推开,门外站着的竟然是莫绍谦。

我连害怕都忘了,只是吓呆了,站在那里怔怔地看着他。

莫绍谦的样子很可怕,他像是一整夜没有睡,眼睛里全是血丝,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子的他。他看着我,就像看着个什么怪物,我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他说过再不要见到我,可是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我终于往后退了一步,我一动他就抓住了我的手腕,我的骨头都要折了,他手上力气真大,我几乎疼得要流泪了。他下颚紧绷的曲线看上去真是可怕,全身都散发着戾气,一个字一个字像是从齿缝里挤出来:“你为什么——”

我从来没见他这种样子,连上次我从T市回来,和他提分手的那次,他的反应也不像今天这样失态。我明白他在说什么了,我只觉得又急又怒,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快知道,我更没想到他会找到这里来,我最没想到他会是这样激烈的反应,我口不择言本能地想要撒谎:“不为什么——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

没想到这句话会狠狠气到了他,我清楚地看到他的瞳孔在急剧地收缩,他一把就扼住了我的脖子,他五指的关节因为用力而泛白,我被掐得顿时喘不过气来。他几乎是要扼死我:“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之间有这样的孽缘纠葛,为什么他明明深爱他的妻子他还要用这样的方式去伤害她,为什么他明明有真爱在身边还不珍惜,为什么他不干脆掐死了我……

我真的快被他掐死了,我拼命想要拨开他的手,那简直是一把索命的铁钳,我的视线模糊起来,我看到他的脸已经是重影,没想到我终究还是逃不掉,在我以为一切噩梦都已经结束之后,在我以为人生可以重新开始的时候。我因为窒息而出现了幻觉,他的脸扭曲变形,眼睛里竟然似有一层水雾。

我一定是真的要死了,肺里再没有一丝空气,所有的一切都黯淡下来——妈妈,我想你。

黑暗如同母亲,对我张开了温暖的双臂,将我温柔地包容和接纳。

我醒来是在医院里,点滴管里吊着药水,不知道是什么药,我有些疲倦地在枕上转过头,看到病床前站着一个人。

病房里光线很暗,只有床头有一盏灯,我却几乎吓得要跳起来。

莫绍谦!

莫绍谦他还在这里。

他一定有很多次,都想真的杀死我吧。

他整个人都隐在黑暗里,我看不清他的表情,我像一只见到猫的耗子,怕得连牙齿都在发颤。

他一动也没有动,我只觉得倦意沉重,这样的日子我过够了,我忍了又忍,以为忍到了最后,以后再不用忍耐。可是偏偏有这样的意外,我想我真的够了。

“随便你怎么样吧,我从很久之前就不想活了。要杀要剐都随便你,我很想我妈妈,早一点见到她,也是种幸福。”

他仍旧隐在黑暗里,并没有动弹,也没有做声。

“我没想到我真的是欠你的……我一直觉得你不可理喻,我又不漂亮又不聪明又不可爱,为什么你就不放过我。我不知道你父亲的脑溢血是因为我爸爸的原因。我爸爸他一直教我做人要有操守。他总是因为得罪领导升不上去,所以后来才跳槽去民营企业。在我心里,他是个好父亲,我不知道大人的世界是这样虚伪,真是可怕……我替我父亲向你道歉,他和我妈妈在五年前出了车祸……如果说是报应,这报应也够了。

“从前我恨你,我一直恨透了你,我觉得是你把我毁了,现在我才知道,如果父债子还,我也算是活该。其实你对我还是挺好的,既没打过我,也没骂过我。如果我有杀父仇人,我一定是日日夜夜都想一刀杀了他。你这样对我,我也是活该。”

我和这男人终于没有关系了,就算是噩梦,梦也该醒了。

“让一个人痛苦,并不用让他死去,因为死亡往往是一种解脱,只要让他绝望,就会生不如死。”莫绍谦的声音似乎已经恢复平常的冷静,可是我猛吃了一惊,连后头的话都漏听了一句。

他的声音在黑暗里渐渐冷去:“你放心吧。”

我不知道他最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某种威胁抑或是某种承诺?他说完这句话就掉头走了,病房的门被他拉开,走廊里的灯光照进来,淡淡的白炽灯影勾勒出他高大挺拔的身影,他似乎在那光线里停顿了一秒钟,然后头也没回,走出去带上了门。

我摸索到自己的手机,给悦莹打电话,她已经快急疯了,正打算报警。我告诉她我现在在医院里,她马上赶过来看我,我脖子上的淤青让她再次破口大骂。

我说:“别骂了,就算我死在他手里,也是活该。”

悦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对她笑了笑,这个故事太狗血了,悦莹看了那么多本小说,一定会大骂这是狗血恶俗泛滥吧。莫绍谦恨我原来真是有原因的,他这样对我原来真是有原因的,我的爸爸出卖了他的父亲,把商业机密泄露给对手。

从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从知道我是谁的女儿的时候,他就想要报复吧。

他很轻易就毁了我的一生,我想他现在应该觉得满意了。

喜欢千山暮雪请大家收藏:(www.qhxs.org)千山暮雪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千山暮雪最新章节 - 千山暮雪全文阅读 - 千山暮雪txt下载 - 匪我思存的全部小说 - 千山暮雪 清华小说

猜你喜欢: 天上掉下个媳妇儿(家教)征服!!好想住你隔壁绝色尤物情深不负流年重回七零:老公大人,你被捕了暗欲军妆蜜恋百分百:恶魔帝少,放肆撩天才宝宝:总统爹地伤不起禁谈风月(快穿)司令夫人谭少很忙[娱乐圈]隐秘的种族 The Hidden Races 鹿谨篇挚野深度蜜宠:偏执帝少霸宠妻重生奋斗农村媳重生幸福空间天价宝贝:总裁爹地强势宠东岑西舅总裁撩心:豪门甜妻乖乖宠媳妇儿难当亿万老婆买一送一高冷总裁的抵债新娘余生漫漫皆为你喂,放开那姑娘
完本推荐: 超级仙学院全文阅读炮灰与白月光(快穿gl)全文阅读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全文阅读海贼之成就系统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天下师兄一般黑全文阅读篮坛大流氓全文阅读明末工程师全文阅读大神病得挺严重[快穿]全文阅读农门俏娘子全文阅读天才召唤师全文阅读仙武大帝全文阅读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全文阅读南安太妃传全文阅读帝凰之神医弃妃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木叶之封火连天全文阅读大枭雄系统全文阅读军工霸业全文阅读杀手房东俏房客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全民来捉妖纨绔天医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豪门女婿的逆袭之路星云众神婚后忽然得宠九幽天帝我的掌中有一片宇宙海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席爷每天都想官宣星游记愿望洪荒之石矶仙帝归来当奶爸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帝神通鉴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诸天最强女主康纳的霍格沃兹在图书馆里体验诸天万界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秘巫之主动力之王八零甜妻萌宝宝我能看见战斗力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赵老太修仙记于休休的作妖日常

千山暮雪最新章节手机版 - 千山暮雪全文阅读手机版 - 千山暮雪txt下载手机版 - 匪我思存的全部小说 - 千山暮雪 清华小说移动版 - 清华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