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清华小说 >> 天下师兄一般黑 >> 第117章

“怎么了?怎么了?”南宫羽抢过去一看,目光扫过字里行间,不由得神色有些古怪,淡淡笑道:“这个好像不是皇甫流云的字,不过这内容应该属实,无非是字里行间忒不客气了!”

原来这封信函是唐龙所写,他毕竟喜欢林雪颜,帮助皇甫流云也是因为他对自己有恩,不论他如何大度,面对其他的几个男子时,自然不会那么有好气,信函中言语看似恭敬,实则极不客气!

上官吟看到信函后,狂傲的脾气忍不住爆发起来,咬牙切齿道:“什么叫作十年生死两茫茫,情定此生不思量,他与颜儿情投意合,还让我们慢慢等着当便宜爹!这叫什么混账话?皇甫流云那混蛋究竟有何意图?”

南宫羽负着双手,兀自在房里来回踱着步子,他那凛冽清冷的眼睛里,带着一抹深思的神色。昨夜南宫羽带着聘礼赶来,来时发现凤幽尘与上官痕早已来了,毕竟,他筹备聘礼用了不少时间,得知他要娶神龙圣女后,南宫家族也没有阻拦,天下大势他们是绝不敢轻易反对的,对南宫羽非常讨好,南宫羽虽然不如两人有钱,却依然非常体面的带来五辆马车的聘礼。

上官吟紧随其后,他凭着自己的本事挣了不少银子,但目前来说是聘礼中最寒碜的,不禁神色有几分黯然。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上官吟毕竟在众人当中年纪最小,资历最浅,不得不询问别人的意见。

“我听说过大师兄苏白衣在雪山派不远的白莲山有距地,据说许多江湖豪杰都聚集的那里,好像神秘帮派青龙盟也在白莲山,不过那里山势险要,谁也没有进去过!”南宫羽喃喃说道,神情还有些不太确定。

“你说的没错,那送信的人来到天机阁后,我的手下就悄悄追踪尾随,发现那人向白莲山去了。”尹玉赞同南宫羽的说法,想到雪颜的安危,一时之间,颇有些担心。

“白莲山是江湖中一处乱地,最近大概大雪已经封山,然而这消息既然能传出来,定然山中有一条地下密道。”

“不如去白莲山抓住几个头目,严刑逼供,问出地下密道在哪里,不管怎样也要去把雪颜找出来。”

“看来也只有这么办了,如若还不行,就攻占白莲山。”

众人商议了很久,决定先去白莲山探路,南宫羽沉默中回到卧房,缓缓脱去外衫,忽然在衣内看到从神龙遗址得到的相思坠,眸子微微凝起,于是把坠子戴在自己的脖子上,目光仲怔的瞧了半晌。

虽然他并不屑于佩戴这些东西,但一想到雪颜与他戴着相同的饰物时,心中便有些莫名欣慰的感觉,想他二十多年第一次喜欢一个女子,竟然如此来之不易,定要好好珍惜,忽然坠子发出光闪,南宫羽不由一怔,目光凝聚在坠子上,发现坠子圆如珍珠的珠子忽然间现出雪颜的容颜,一瞬间南宫羽以为出现了幻觉。

少女容颜美丽似画,风姿清丽,他忍不住叫道:“颜儿。”

过了半晌,坠子里隐隐约约传出雪颜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可置信,带着一丝淡淡喜悦道:“南宫羽是你吗?你……你在哪里?”

“颜儿,我在神龙宫,我们都来这里下聘礼了,怎知道你居然失踪了,真是担心死我们了!”

“对了,皇甫流云不是传出消息给你们了吗?”

“我们收到信函了,不过皇甫流云并没有打算放你回来!”

“这个我明白,我会想办法的!奇怪,相思坠前几日并没有这般作用,你究竟做了什么?”

“我也戴上了坠子,然后我忍不住想你,颜儿,你那里发生了何事?”南宫羽正想问她一些情况,忽然间坠子光芒一黯,再也看不到佳人的模样,望着相思坠,南宫羽不由感到一丝失落!

雪颜看着脖颈上的相思坠,没想到竟然是古代通讯仪,真是神奇,可惜并不好用,好似手机断了信号一般,还真是让她哭笑不得,雪颜抬起眸子,目光再次看向面前两个男子,二人已打得飞天遁地,飞沙走石,天地暗淡,日月无光。

她微微眯起眼睛,嘴角翘起很浅的弧度。

两兄弟竟然因为她而开打了!

但见皇甫流云横臂一挥,一掌向慕容青漓攻去,风雷之声,劈裂空气,开山裂石,竟然用了十成的功力,这般出手并不算得狠毒,毕竟慕容青漓是出云国武功第一的高手,武功姿态皆是一流,招式不但好看而且毙命,不知羞煞了多少江湖男儿的自尊心,然而慕容青漓也讨不得多少便宜,一个使用土遁术的男子,时刻狡猾无踪,变化莫测,真是让他有些抓狂!

两人招数令人眼花缭乱,不知不觉间已过了七十二招。

忽然金色一闪,包裹住了两人,慕容青漓面色一变,不得不与皇甫流云在光罩中交手,然而皇甫流云口中念诀,光罩缓缓的沉下,两人的身影同时消失在了地下,雪颜看着眼前的情形不由一惊。

过了半晌,终于皇甫流云一个人出现在了院中,雪颜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瞅着他,唇边挂着浅浅笑意。

“你在笑什么?”皇甫流云淡淡问道。

“慕容青漓呢?你不会把他给扔在地下活埋了吧?”

“嗯!颜儿的主意不错,下次若是再来挑衅,我就把他弄到地下去。”皇甫流云神情不变,掀了掀眼帘,轻声笑道:“不过,我已把他送到深山里去了,就是回来也要两个时辰!”

雪颜眨了眨眼睛,暗道慕容青漓已经酒足饭饱,就当做活动身子好了!

“现在我们去哪里?”雪颜记得他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

“你随我去花房看看,那里一定有你最喜欢花,那里是我冬日修身养性的地方!”

皇甫流云一路拉着雪颜来到花房里,冰天雪地中,这里别有洞天,而且不亚于江南的姹紫嫣红,玫瑰,牡丹,芍药,波斯菊,满园都是色彩缤纷,今日阳光明媚,白雪耀得让人睁不开眼,而院内的花朵无尽柔和,越发显得娇艳欲滴,雪颜仿佛有种置身春天的感觉。

“皇甫流云,你难道现在不要帝位了吗?”雪颜来到杜鹃花前嗅了嗅。

“其实,皇位对我来说,如同探囊取物般,若是动用江湖势力逼宫谋反的话,轻而易举就可以到手,不过,我刚刚与你成亲,不想在其他方面浪费时间与心思。”皇甫流云忽然摘下一朵红色玫瑰戴在雪颜的鬓边,深深凝望着她:“颜儿,你真美!一直陪着我如何?”

雪颜深深蹙眉道:“流云,自从慕容青漓来了之后,我心中一直在想着一件事情,我觉着很有必要让你知道。”

“何事?”皇甫流云身子向后一靠,几缕黑亮的墨发披散而下。

“流云,要知道,我不能一直陪你留在这里,你们七个都是我的夫君,我不能抛下任何一个,如果说,一年多我都无法离开这里,你还是在囚禁我对不对?”

“你想离开?”皇甫流云只觉得全身的毛孔都被她扎入了利刺,连心脏也猛然间紧缩成一团,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对,我想离开!”雪颜坚定不移的看着他,眸光淡淡闪烁。

皇甫流云沉默不语,心爱女子就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竟然无法伸出手去挽留她,让她停留在自己的身边。留住她的人,却留不住她的心。

“流云,你和我一起离开吧?”雪颜当然也不能放下他。

“不行,我冬天不能离开这里,我的旧疾还需要温泉调理,山里的药材完全足够用来治病,虽然治标不治本,但是也能减轻痛苦!”皇甫流云淡淡说着,然而一股无法言喻的悲凉堵在他的胸口:“如果你执意要离开,明日我送你回去。”

“明日太急!三日后我想离开!”雪颜觉着刚刚两人成婚,太快离开也不吉利。

“好,三日后我带你离开!”皇甫流云垂眸,顺着她的意思道。

一轮的夜色降临时,山中的白色有种静怡的美丽。

有那么一个人,他心冷如坚冰,仿佛一切都已逝去。

白雪飘过他的身体,什么都不曾留下。

皇甫流云缓步走在小路上,此时此刻,他已经恢复苏白衣的打扮,眼眸比夜色更漆黑更深沉,如云翻滚,在这冰冷的夜里,透出来一丝萧然的冷凝与朦胧。

唐龙出来起夜,头发松松散散的束起来,松松垮垮穿着一件外衫,看到这般模样的皇甫流云心中一惊,连忙道:“公子你怎么了?”

“出来散散心!”皇甫流云轻轻咳了几声。

“公子,你刚刚成婚,为何不注意身子?”

“无妨,不过一副残躯而已。”

“公子,来日方长,难道你认定自己非死不可吗?”唐龙发现皇甫流云心中认定此生短命的结局,然而为何他会这么想?他并未病入膏肓,当初的慕容贵妃是因为产后身体虚弱,月子受凉,渐渐开始每年犯病,然而,唐龙觉着有天下第一医馆馆主在,怎么也不会让他英年早逝。

“唐龙,最近宫里怎样?”皇甫流云忽然面色严肃起来。

“宫里?公子怎么忽然关心这些事情了?你不是刚刚大婚?”

“不用管我,你这两日把皇宫攻下了!趁着我身子还好!”

唐龙发现皇甫流云这段日子不断在改变主意,心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难道他与雪颜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这些不是他随意能揣测的,公子的命令他自然要去遵从,唐龙忽然忍不住道:“公子,夺下皇位后,你打算怎么办呢?”

“我会让给慕容青漓,从开始我就是这么打算的!”

“公子,你怎么知道青漓公子想当皇帝?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成为高高在上的孤家寡人。”唐龙直直凝视着他。他很了解二人,其实这两兄弟都是表里不一的性子,皇甫流云如谪仙般俊逸温雅,实则城府极深,慕容青漓表面看来非常清雅,傲然贵气,骨子里却慵懒不羁,甚至还有些无赖,也有些腹黑。根本不会对皇位有任何憧憬。

皇甫流云则淡淡道:“不管谁来当皇帝,这是我报答慕容家的!”

唐龙非常了解皇甫流云,然而今晚的皇甫流云,让唐龙感到非常奇怪,非常的难以理解,然而心中隐隐有些不祥的预感。

乾元三十二年,阴历十二月二十八日。

军队的号角首先在皇宫的平阳门响起,半月前的一场大火毁了几乎一大半的皇宫,南宫皇后搬到昔日太后的养心殿内,皇甫流星无法继位,依然还在王府中居住,每晚都要去皇宫请安,然而他刚来不久,两人听到四方八方传来的呼喊声,侍卫们的喝令声,刀剑斧戟等兵器地碰撞声,嘈杂的脚步声以及冰冷的风声闯入二人的耳中。

一只巨大的雄鹰飞过京城天空,远远俯视着皇宫的混乱,但见如迷宫般的皇宫走廊,无数细小的如蚂蚁的人头攒动着,汇聚成流,左右各十万人,中央二十万人将皇宫占据成数各种形状,随着这些黑色的流动,朝着同一个地方呐喊着,奔涌而去。

那个地方正是养心殿!

南宫皇后周围都是南宫军的近卫军,然而看到如此多人闯入,心中为之愕然。

目前在京城。调动大批军队的人物根本不可能出现,这些突然涌入的人究竟是哪里的,莫非是江湖人士?但是江湖与朝廷井水不犯河水,为何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逼宫?这些人究竟要做什么?谋反不成?

然而绿林草莽没有听说谁有这般强大的势力,瞬间集结几十万人。

南宫皇后忽然想起了皇甫流云,这个人据说非常不简单。她曾经问过了一位异人,皇甫流云究竟是什么来路,没想到竟然是无极门的苏白衣!

既然他是皇家子嗣,何必要大费周章的来夺权。

这么做无异是谋反!

皇甫流星已变得神情呆滞,南宫皇后记得,在很早的时候,皇甫流云便很能沉得住气,为何忽然毫无预兆就出手?这个疑问在越来越强烈!然而她永远也没有机会得知是何缘由。

尹玉同时也听到有人逼宫的消息,海东青把消息传递给他时,他敏锐的感到事态有些诡异,皇甫流云的情绪处于异样中,仿佛只要稍一触碰。便会如火山般猛烈凌厉地喷薄而出。

白莲山并不盛产白莲,山上都是高大的松木,山边是横蔓丛生的野草,凤幽尘带着人来到此地时,看到的仿佛是一个没有人踪的山岭,脚下是多年累积的松针落叶,软绵绵的,踩上去没有脚步声,夜色静谧,一轮冷月遥遥挂在天边,随着他们的行进,偶有夜栖的鸟儿被他们惊起。

忽然凤幽尘招手让众人都停下,但见前方走过一群猎户般的汉子。

近了,更近了,一声令下,众人借着草木的掩护钻过去,握紧了手中的兵器,冲上前去,一股劲风在众人脸颊旁掠过,带着肃杀之意。

猎户目光凝起,摇身一变,成为武功高强的侠客。

捕猎,放手,巡山,他们不是真正的猎户,而是青龙盟的杀手。

一时,白莲山内展开了一场江湖的杀戮,只待胜利拂晓。

晨曦偷偷的从窗棂缝隙内投入其中,透过那一重重轻纱薄帐,羞涩的、怯怯的看着那相拥而眠的男女,肌肤相亲,墨发纠结,颈与肩膀相依,女子酥手搭着男子的肩,男子的手搂着柔软的腰,面容是不知餍足的,少女缓缓睁开眸子,转首,微笑着凝视那睡容,在他唇上印了一吻。

缓缓的站起身子,穿好身侧的衣物。

开启那木质的窗扇儿,明媚朝阳格外炫目,很快就便倾泻了满屋,少女不由眯起眸子,任那舒适的微风吹拂披散的长发,缓缓道:“温暖的阳光,清朗的天气,万里无云,碧空如洗,非常的适合滑雪,不过我也该离开了,流云,我很快还会回来看你的。”三天已过,雪颜准备暂时离开,然后给他寻些药物,她相信自己医术可以治好他的身体,然而……心病还须心药医,等她与其他男子商谈好之后,再来与他谈谈。

雪颜回首,笑靥朦胧,浑身带着恣意的潇洒,缓缓走出了门外。

身后的人目光沉静的看着走远的人影,心头飘逸空荡荡的寂寞,看她那一身白裙,娇艳的容貌,那随意披着的长发,霎那间,胸中万流奔涌,一口鲜血从喉咙里急遽涌出。

皇甫流云缓缓的坐起身子,靠在榻上,微微阖上眸,整整一夜的缠绵,耗尽他所有的体力,他甚至想就这般死在她的身上。没想虽然得到了,终究不是他一个人的。他最近哀伤环绕,谁也不知道他有一个秘密,就是曾经向七星阵法借命之事,失败了!反折他三年寿命!

“颜儿,你在不在?”南宫羽再次尝试呼唤雪颜。

“我在!”雪颜拿起颈上的相思坠。

“我们来救你!一会儿有人来接应你,”

“不用!我……”忽然坠子又黯了下去,雪颜微微蹙眉,眸子闪过对这坠子的鄙视,既然他们来这里接应的话,一定会和青龙盟的人起冲突,造成不必要的损失,雪颜心中一急,连忙披上大氅向外走去。

“等等,夫人,外面现在非常危险,你不能出去。”唐龙去京城之后,青龙山庄都是高老二在管事,高老二见雪颜正向外而出,心中立刻闪过担忧的念头,毕竟外面来了几股势力,非常了得。

“没关系,你陪我去,那些人我可以让他们住手!”雪颜正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衣衫荡起细软的波纹,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

“夫人,等等我。”高老二急忙追上。

走出府宅后大概五里远,远远看到周围一片腥红,白色的雪地已经染成红色,雪颜一惊,没想到凤幽尘他们竟然出手这么快,准,狠。

不远处听到刀剑的声音,雪颜忙走了过去,看到一个妇人带着一个七岁的女童,还有一个青年男子,似乎遇到了麻烦,连忙叫道:“住手!”

高老二也呵斥道:“不得滥杀无辜!”

那些人见到是夫人还有高老二,回答道:“启禀二头目和夫人,青龙盟的规矩,闯入者一个不留!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大老爷,你们饶了我们吧,我们路过这里,想安居在山里,并不知道是你们的地盘,求求你们饶了我们一家三口!”那男子带着妻女跪着求饶。

“都是妇孺,放过他们吧!”

“谢谢,谢谢!”

言讫,却见男子跪着爬到众人面前,磕头作揖,众人本没有在意,忽然间男子伸手拿着把柴刀砍进周围侍卫的身体里。事情发生的太快,几人还没有回过神来,那妇人也拿着簪子刺入两名青龙盟侍卫的喉咙内。

众人神色大怒,一同挥舞着长矛,剑戟,向二人攻去,这对男女的武功不弱,竟然与众人战了个平手。

忽然一股红色血液留在雪颜的脚下,正是高老二身上的血,雪颜大惊,偏头从高老二的身侧看去,却见他的身后,立着一个满身是鲜血的,小小的身影,那身影双手执剑,斜指天空,剑身滴滴答答正往下滴着殷红的液体。正是高老二的鲜血!而高老二的目光现出惊骇的光芒,没想到这小小七岁的孩童竟然也会杀人。

鲜红刺目的血液,孩童身上衣服忽然撑开,她的手中剑似乎在变小着,然而剑并不会变小,而她的身子渐渐变大,变得已不再是七岁孩童的模样,骨架咔咔作响,竟然传说中的缩骨功。

那人活动了一番筋骨,转动了一圈脖颈,眉心舒展开来,容颜竟然非常美丽,朱唇,瑶鼻,黛眉,拼凑在一起有种熟悉的感觉。

然而看到眼前的女子,雪颜瞠大眼睛,吃惊的道:“梅若兰?”

“林雪颜,别来无恙!”执剑而立的梅若兰再也没有以往的书香气息,嘴角泛起一丝妖异傲慢地笑容。

“媚姬师傅!人已经杀完了!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那少妇与男子缓缓走来,那少妇的模样俨然是被皇甫流云改变过的容颜,如今再也无法改变面容的尹雪儿,而那名男子竟然是昊月国昔日太子上官胤。两个恶人竟再次出来作乱,全仰仗媚姬的功劳。

此时雪颜瞠目结舌的看着梅若兰,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媚姬竟然会是她!

喜欢天下师兄一般黑请大家收藏:(www.qhxs.org)天下师兄一般黑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天下师兄一般黑最新章节 - 天下师兄一般黑全文阅读 - 天下师兄一般黑txt下载 - 红尘幻的全部小说 - 天下师兄一般黑 清华小说

猜你喜欢: 风华夫君锦绣妻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综]原配复仇计划明珠娘子古代养娃日常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我的皇后是权臣天芳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毒妃压寨:王爷,劫个色!锦桐成亲后王爷暴富了香溢天下好事多磨醉卧美人膝爹你今天读书了吗殿下,妾身很低调!穿越之快乐农家妇国色芳华宫女为后:帝君独宠小娇妻穿越后克死男主七个未婚妻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大地主和小娘子重生宫妃上位记丞相的病弱娇妻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完本推荐: 末世之无尽商店全文阅读他很撩很宠全文阅读史上最强主角小说全文阅读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民国谍影全文阅读两界搬运工全文阅读九阳剑圣全文阅读神话纪元全文阅读放开那个女巫全文阅读总裁贪欢,轻一点全文阅读透视医圣全文阅读农门俏娘子全文阅读近身特工全文阅读幻想世界大穿越全文阅读侧福晋清穿日常全文阅读(快穿)你是我的全文阅读天才儿子腹黑娘亲全文阅读龙组兵王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瓜子庙签到百年,小哥请我出山!左道倾天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皇上您该去搬砖了盖世戏精打脸日常荣耀巅峰特种兵:开局让范天雷做卧底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请将令爱嫁给我六零医妻有空间逍遥军医无敌剑神重生之九零年代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文明之万界领主大唐孽子桃源小农民战神无双九重天我在末世卖麻辣烫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成神风暴贞观俗人镇世武神帝临鸿蒙码农修真重生之实业大亨盛世狂妃:傻女惊华神秘让我强大不让江山

天下师兄一般黑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下师兄一般黑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下师兄一般黑txt下载手机版 - 红尘幻的全部小说 - 天下师兄一般黑 清华小说移动版 - 清华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