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清华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6章 我慢慢还你

第6章 我慢慢还你

宋轻扬的采访稿交上去之后,褚唯一开始专心忙她的美食专栏,结果当月杂志销量比上个月多了一倍,杂志部那边乐开了花,开会时周主任重点表扬了她,她也拿到了一笔丰厚的奖金,心里美美的,计划着要不周末去周边小镇两日游。

只是那日之后,办公室的气氛有了些微的变化,职场就是这样,新人锋芒过大,就会受到排挤。

“小窦,年初你找宋轻扬连面都没有见到,到底是校友面子大啊!”

“现在这个社会拼的就是关系。”

沈琳打断了他们的话,“唯一,你把这篇稿子改一下交给主任。”

褚唯一感激地看了一眼沈老师,“好的。”

等褚唯一离开,沈琳和对面的徐柳说道:“人家一个小丫头,你和她计较什么?”

徐柳哼了一声,“她是你带出来的好徒弟,你就护着她。”

“我说姐姐,咱们认识多少年了,你和我说这话。”

徐柳知道沈琳是不想她为难褚唯一,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开玩笑呢,周末去逛街。”

沈琳笑笑,“好啊!”

唐薇和褚唯一去了茶水间,只有两人在,褚唯一叹了一口气。

“唯一,你别放在心上。”

“没事。”

“那你下午怎么都不说话?”

“我在想下个月青年企业家的采访能找谁?”

“他们这不是欺负人吗?你本来就是帮他们干活,这倒好了,吃力不讨好,合着一边酸你,一边还分享你带来的效益。”唐薇愤愤不平。

“你反过来想,就当是锻炼吧,在哪里工作不都会遇到吗?”

“我真是服了你的好脾气,我要是男人就找你这样的做我的女朋友。”

褚唯一笑着,“我这样的女朋友好欺负是吗?”

“才不是!好好养着宠着。对了,你怎么没有问他有没有女朋友?”

“我怕他误会。”

“误会什么?”

“误会我要追他怎么办?”

“那不正好,你可以顺势而上。对了,要不要送一本杂志给他?”

褚唯一侧目,“这是女性杂志,他不会看的。”

“诚意知道吗?你连一本杂志都舍不得送,人家会怎么看我们报社?万一以后咱们报社和他的公司有合作怎么办?”

褚唯一默默地往前走,“回头我给他寄一本。”

唐薇扯着她的手臂,“唯一,这么个人间绝品你为什么不主动一下?”

褚唯一无言以对。

“小道消息,听说宋轻扬有女朋友。”

“你怎么知道的?”

唐薇指了指前方的人,“她昨天看到的,说是女朋友很漂亮,身材超级赞,女神级的。”

褚唯一愣怔了一两秒,才扯了扯嘴角,“他有女朋友也没什么奇怪的啊。”

“唯一,你就没有一点惋惜吗?”

惋惜?

大概有一点吧,种子还没有破土就烂在土壤里了。

褚唯一对着电脑,整理照片,到了下午眼睛渐渐开始模糊,她习惯性地揉着眼角,就听到对面人说着话。

“唯一,你怎么哭了?”同事的声音又细又高,惹得办公室的人都看过来。

“眼睛有些痒。”她揉了揉,好像肿了。

徐柳来了一句,“工作归工作,宋轻扬那样的公子哥,你也别放在心上。”

褚唯一咬牙忍住了。

到了下午,右眼越来越肿,估计是过敏了,这两天梧桐飞絮漫天,很多人都患上了过敏症状。

唐薇劝她,“你还是早点去医院看一下,下班我帮你刷卡。”

这种情况她以前也有过,回头去药房买点过敏药还有眼药水就可以了。

她继续整理照片,准备打包一个文件夹发给宋轻扬,再一次查看了照片,鼠标停在其中一张照片上,脸部轮廓的线条俊美柔和,一束光芒从他脸上打过,透着一股魅惑。

其实,她给美编的照片并不是拍得最好的。

她将照片全部发到他的邮箱,并且附上两个字:谢谢。最后,她还是选择删除了桌面上的文件夹。

褚唯一,不要动心。

夜里,突然狂风骤起。

褚唯一吃了感冒药,整个人昏沉沉的,卧室的窗在风中摇曳,猛地一声脆响,玻璃碎了。

雷声轰隆直响,闪电划过,夜空骤然如白昼。

豆大的雨点顿时打进来,褚唯一拿来盆放在窗下,刚走了两步,整个人一滑跌落在地,后背一阵刺痛。

好一会儿,她才缓过来,来到床边找到手机,迷糊中拨通了号码。

她的脸贴在床单上,手机搁在耳边,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刺痛一阵又一阵,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电话终于接通。

“李貌,我刚刚跌了一跤,好像被玻璃扎到了——”

“褚唯一——”他刚刚睡醒,嗓音沙哑,紧绷,“等我。”

她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半夜被她的电话吵醒,褚唯一有些过不去,“李貌,外面下雨,你开车小心一点。”

“好,我一会儿就到。”他沉声安抚着她。

冷风灌进来,她的头越来越重。

“唯一,不要挂断电话。”

“好。”

他已经穿好衣服,拿着钥匙,出门了。

雨淅淅沥沥,像迷雾森林。

“唯一,你忍忍,我马上就过来。”宋轻扬声音满是紧张,他匆匆套上衣服,下楼拿起车钥匙大步往外走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睡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迷糊中褚唯一听到一个紧张、急促的声音在叫着她。

她睁开眼,看到他,他的鬓角有雨水滴落。

她不是在做梦吧?

怎么是他?

褚唯一意识清醒了大半,苦笑,“我打错电话了。”

他眸色深沉,轻轻地检查着,她浅色睡衣上有两处被血染红了,“跌到哪儿了?”那双眸子如曜石一般,藏着浓烈的情意。

褚唯一望着他,大脑像放空了,似乎有什么要破土而出。

他托起她的腰,将她抱起来,“去医院。”

褚唯一慌乱地抓紧他的衣服,“宋轻扬——”

两人紧紧地靠在一起,四目相对,她看到他深暗的眼眸,像旋涡,“谢谢——”

这样的姿势太过亲密,她尴尬得手足无措,浑身的肌肉都紧绷着,耳边传来他呼吸的气息。

“唯一,幸好你打错了电话。”

哎,乱了乱了。

心底像有只小鹿在怦怦直跳。

半个小时后到达省中医院,挂了急诊,拍片检查。

医生看着片子,“没伤到骨头,也没有脑震荡,背上的伤一会儿涂点药水,过两天就好了。”

宋轻扬紧绷的神色终于放松了,“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缴费。”

他一走,那医生就打趣道:“唯一,眼光不错。”

褚唯一赧然,下车后,宋轻扬一路抱着她进来的,晚班护士医生都瞧见了,“黄叔叔,我受伤的事不要告诉我妈妈。”

“你这孩子——好,我不说,什么时候谈男朋友的?你妈妈上次还说你没男朋友,让我帮忙给你介绍呢,她这回该放心了。”

褚唯一只是笑笑,误会就误会吧。

宋轻扬回来时见她在和医生聊天,医生一脸的和蔼可亲,好像在看自己人一样,“小宋回来了,唯一,我就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褚唯一应了一声:“黄叔叔,麻烦您了。”

医生一走,病房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褚唯一不敢看宋轻扬,她低着头,露出白皙的脖颈,“今晚麻烦你了。”

宋轻扬微微沉默一瞬,“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摇摇头。

宋轻扬看着她一脸窘迫,“早点休息。”

她终于抬头,目光依旧闪烁,“你也早点回去吧。”

“好。等你睡着了,我就走。”他的嗓音如低沉的乐曲。

“宋轻扬——”她想说什么呢?

他慢慢靠近她,抬手理了理她脸颊的头发,“睡觉吧。”

原来,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这么近了。

褚唯一醒过来时,看见靠在沙发上的人,她的目光留恋在他的身上,他竟然没有走。

内心震动,扑腾扑腾地乱跳。

宋轻扬似是感应到什么,慢慢睁开眼,四目相对,一时间,褚唯一无所遁形。

“早上好!”她扯着笑。

“早。”他揉揉眼角。

“你怎么没有回去?”

“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褚唯一摇摇头,“还好。”

他站起来,理了理衣服,“饿不饿?我去买点吃的。”

“我想等下出院。”

他望着她,目光温和,“好。”他从来不会多问什么。

她怕在医院再遇到熟人,于是吃过早饭就收拾好东西出院了。她就像一只鸵鸟,一时间怎么也改变不了自己。

宋轻扬送她回去之后回了一趟家,见他一脸的疲倦,衣着微乱,宋母惊诧,“轻扬,阿姨说你半夜出去了,发生什么事了?”

“朋友受了点伤。”

“情况严重吗?”

“还好。”

“什么朋友?女孩子吗?”

宋轻扬勾着嘴角浅笑,“是啊,女孩子。”

宋母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自己,“你以前的同学?”

“我先上去换衣服。”说完大步上了楼,留下干着急的宋母。

“轻扬——”

宋轻扬换好衣服回到公司后,又给褚唯一打了一个电话,褚唯一和单位请了两天假。

“在干什么?”

“看电影啊。”

“伤口上过药了吗?”

褚唯一犹豫了一下,“上了。”后背她够不到啊,应该不碍事的。

宋轻扬很聪明,“如果不方便,去医院让护士帮忙。”

她的耳根渐渐红了,他竟然都想到了。嗯,女孩子要是有个这样体贴的男朋友,受伤了有人帮着上药……

哎,想多了,想多了。褚唯一在大脑不听使唤的情况下,霸气地回道:“我手长,够得到。”

宋轻扬没忍住笑意,“那就好,你好好休息,过几天,我去看你。”

挂了电话,她直接趴在沙发上,“丢脸丢到家了。”

褚唯一养伤的这段时间,她的新身份证也下来了,照片一如既往地丑。等她的伤好了以后,她立马就去驾校报名了,顺利地加入了考驾照的队伍。

宋轻扬上次去看望她时,建议过她,等到秋天再练,结果她还是按捺不住。

D市的七月,如同一个燥热的火炉,阳光猛烈,而第一天练车褚唯一就闹了笑话。

练习倒库时,褚唯一直接把车开到了铁栏杆上,结果车子下不来,一瞬间全场的人都在看她。

教练扯着嗓子喊:“你怎么不踩刹车!”

褚唯一额角直冒冷汗,刹车和油门已经傻傻分不清了,“怎么办?我下不来了。”

学员们大笑不止。

宋轻扬知道她第一天学车,特意给她打来电话,“学得怎么样了?”

她正在烦躁,抱怨了两句,“我感觉驾照考不下来。”

他在那端轻笑,知道她肯定遇到困难了,“慢慢来,不急,多向同学学习。”

褚唯一有几分尴尬,“最近练车的都是学生,我是大龄学姐。”

宋轻扬噙着笑意,“要不去学自动挡吧?”

褚唯一也听说过,“可是以后我要是遇到手动挡的车不会开怎么办?”

宋轻扬没告诉她,他身边很多女生,学了手动挡却从来没有开过,“那就继续加油。”或许可以找个人去陪她练。

“哥,你干吗这么看着我?”邱天双手抱臂,他正在放暑假,终日无所事事,今天路过他的公司,上来看看他的表哥。

宋轻扬开口:“你不是想开车吗?”

“你的车肯给我开了?”邱天一脸的激动。

“最近去考驾照吧。”

“不要!又热又晒!”

宋轻扬已经叫了助理进来,“帮他去天泉驾校报名。”

“天泉驾校?那家离我家很远。哥——有你这么照顾弟弟的吗?”邱天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邱天的手续很快办下来,没几天宋轻扬便亲自开车送他去驾校训练场,烈日炎炎,邱天无精打采,“说好的,等我驾照考下来,你的车给我开一个星期。”

“没问题,但是你必须一次性通过。”

邱天得意,“一言为定。”他一脸胜券在握的样子。

褚唯一正在绕S弯,方向盘少打了半圈,车子差一点开到水沟里,吓得后排坐的人嗷嗷直叫。

下了车,褚唯一腿软得走不了路。

“褚姐,你别紧张啊!”

褚唯一一脸惨白,“你们去练吧,我休息一会儿。”

宋轻扬远远地就看到她,走到她身边时就听到她自责的喃喃低语,“我怎么就这么笨呢?!”

他失笑,假意咳嗽了一下。

褚唯一吓了一跳,回头看到一个人影,“你怎么在这儿?”

宋轻扬见她脸色微微泛白,“真巧,我表弟来练车。现在练得怎样了?”

褚唯一苦下脸来,“不好,倒库进不去,S弯轧管子,我感觉完蛋了。”

宋轻扬微微翘起了嘴角,“考试就不一样了,平时练习不好的基本上都能过。”

褚唯一眸光一亮,“是吗?你以前也这样?”明知道是安慰她,可她的心情好了很多。

宋轻扬轻轻咳了一下,“我练了一天就去考试了。”他不想打击她,可是事实如此。

褚唯一有种暴走的冲动,不想和他说话了,她仰着头只觉得宋轻扬的脸一直在晃动,“宋轻扬,你别动,我眼花。”

一阵天旋地转,她渐渐软下来。

宋轻扬眼明手快一把拉住她,“唯一——”声音紧张。

邱天看到情况连忙跑过来,“哥,你把她怎么了?她怎么晕了?”一副“你做了什么”的表情。

宋轻扬抱着她去了车上,“应该是中暑了。”

邱天好奇了,“你认识她?你同学?不会是你女朋友吧?”这么紧张,还抱着人家。

宋轻扬拧开矿泉水,托着褚唯一的脑袋,她下意识地喝了几口,人也慢慢缓过来。

车上凉凉的空调吹着,有个陌生的声音在絮絮叨叨。

宋轻扬:“邱天,去见一下教练。”

邱天:“不急,等会儿再去。”他看着褚唯一,“你中暑了,现在没事了吧?”

“邱天!”

“干吗?”

“你很吵!再吵下车!”

“哥,你就不能温柔点,男人温柔,才会有女孩子喜欢你。”

宋轻扬看了他一眼,邱天不再说话,打心里还是害怕他这个表哥的。

褚唯一扯了扯嘴角,“谢谢你们。”

“不客气。”邱天一脸的坦然。

宋轻扬:“……”

褚唯一看向宋轻扬,“谢谢你。”

宋轻扬皱着眉,“今天最高温度39℃,室外可能还不止,你在车里坐一会儿吧。”

褚唯一闷闷地说道:“我下周可能要去考试了。”

“邱天傍晚会过来练车,你可以和他一起。”宋轻扬沉声说道。

邱天茫然地看着自己的表哥,他怎么不知道他有这个安排?!

褚唯一困惑,“那时候教练下班了。”

“用我的车。”

邱天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没问题,我们一起练车,互相帮助。下周二我们一块儿去考试。”他哥的车可宝贝了,他想了很久了。

褚唯一:“你今天才来,下周二就考试?”

邱天微微扬起下巴,“我和你不一样,我就是来熟悉一下考场。”

褚唯一:“……”

褚唯一犹豫着,这样好像她又欠他的了,她咬咬牙不想接受,可是当她想要开口时,宋轻扬的目光让她情不自禁地改了主意。

她对这款洗发水完全没有抵制,唉,自控力太差。

“那就麻烦你了,改天请你吃饭。”除了吃饭,好像也没有其他方式表达谢意。

宋轻扬抿嘴一笑,“褚唯一,你欠我几顿饭了?”

褚唯一赧然,“我慢慢还你。”

“好,我等你。”

邱天恍然大悟,原来,让他学车只是陪练。他受伤了,受到一万点伤害。

那之后的一周,宋轻扬每天下午都会过来陪他们练车。

邱天开着车满场跑,“学姐,你不用紧张,平常心对待,这种考试没什么难度的。”

褚唯一连连点头,年轻就是自信。

宋轻扬站在远处的大树下,邱天直角拐弯过去时,还喊了一声:“哥!”那意思是,你看我开得多好。

宋轻扬没有理他。

邱天吹了一个口哨,“我哥真酷!他高中时也这样?”

褚唯一认真地思索了一下,“我那时候不认识他。”

车子刹车猛地停下来,邱天一脸的不可置信,“什么?怎么可能?我哥从来不主动和女生说这么多话的!”

褚唯一探出头观察了一下,“侧方位不是在这个点停车的,你超过线了。”

邱天一声叫:“靠!”

褚唯一开着宋轻扬的车,心里很不踏实,生怕把车撞到哪里,她赔不起。

邱天安慰道:“你别担心啊,就是把我哥的车撞到哪儿了,赔不起以身相许就是了。”褚唯一没脸看坐在一旁的宋轻扬了,真想把这聒噪的孩子扔下车。

宋轻扬缓缓开口,嗓音低沉悦耳,“专心开车。”

她慢悠悠地绕过了S弯,才敢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宋轻扬抬手帮她微微调整了一下方向,“不用绷得这么紧,身体放松。”

褚唯一哪里能放松下来,标准的小学生坐姿。

邱天无聊地坐在后面,扮演着电灯泡的角色,“哥,你别说话,不然学姐更紧张。”

等褚唯一终于顺利地通过了四项,她眉眼舒展开,“我竟然没死啊。”

宋轻扬侧头看着她,眸光缠绵,“这次挺好的。”

褚唯一的心扑腾扑腾地跳着,口干舌燥,宋轻扬,你知不知道你的眼睛很迷人。

宋轻扬轻飘飘地说道:“比乌龟还慢,应该压不到线。”

褚唯一:“……”

他看向她,“今天练得不错,可以提前回去。”

“好饿啊,我想吃烤鱼。”邱天身子凑到前面来,“我们去游水城那家。”

宋轻扬侧首看了他一眼,好大一个电灯泡,不过要不是他,他也没机会过来,算了,对他好点,“唯一,想吃什么?”

听见他叫她的名字,她的心蓦地漏跳了一拍,“我请你们吧,只是现在游水城路上会堵车。”

邱天失落啊,“学姐,要不到你家,你随便弄点面条什么的,我没问题。”

这样好像有些敷衍吧?她看着宋轻扬。

宋轻扬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去你家方便吗?”

褚唯一哪能说不方便,“没问题。”

宋轻扬慢条斯理地下车,和她交换了位置,熟门熟路地开到她家门口,独门独户的小院子,陈旧的铁门已经生了锈,墙上爬满了绿油油的藤蔓,像回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

“你们要喝什么?”

“学姐,你不用管我们。”

宋轻扬站在客厅一角,那天晚上,他没有仔细看过房子,家具都是实木的,有些年代了,客厅的一面做成了照片墙,大都是她和一位老奶奶,最中间是她和老奶奶相依的照片,应该是她高中之前拍的。

褚唯一把水杯递给他,“这是我奶奶。”顿了顿,“我高一那年,她去世了。”

高一,宋轻扬眯了眯眼,眸色一暗,原来那时候是因为她奶奶去世了。

他说:“你们感情很好。”

“是呀,我是我奶奶一手带大的。”褚父从事地质勘探工作,褚唯一出生半个月,他才从外地赶回来,所以妈妈一直是有怨言的。

“学姐,你还养鱼了啊,这是什么鱼?”邱天好奇地问道。

褚唯一收拾好情绪,“这是接吻鱼。”

“接吻鱼?这鱼真的会接吻?”

褚唯一也苦恼,“刚买回来时会接吻的,最近不接吻了。”

宋轻扬一脸的黑线,突然间他的脚边冒出一团雪白的小东西,“喵——”

褚唯一蹲下身子,摸了摸小耳朵,“我养的猫,小耳朵。”

宋轻扬轻笑,“你家很热闹。”又是鱼又是猫,也不怕打架。

小耳朵似乎对宋轻扬很亲昵,乖乖地蹭着他的裤脚。

褚唯一连忙抱走它,生怕小耳朵会抓坏宋轻扬的裤子,“好奇怪,小耳朵很怕生的,不过它好像很喜欢你,果然异性相吸。”

宋轻扬眉眼直抽,他清了清嗓子,“异性相吸——”他看着她,猫倒是聪明,怎么主人的反射弧那么长。

褚唯一眨眨眼,“你们坐一下,我看看冰箱里还有什么吃的,没有的话,我得去一下超市。”

“不用那么麻烦,有什么做什么。”

院中的葡萄藤结满了晶莹的葡萄,邱天摘了一颗葡萄,不是很甜,他坐在秋千上,“哥,这里让我想起小时候了。”

宋轻扬手扶着秋千架,目光深远,随手晃了几下,秋千吱吱作响,“下来,那么重也不怕把秋千坐断了。”

“又不是你家的。”邱天反驳,再看到他哥冷如刀锋的目光之后,他跳了下来,“你太霸道了!控制狂!”邱天气炸了,重重地哼了一声。

晚饭褚唯一煮的馄饨,用乌鸡汤做的锅底,味道鲜美,邱天赞不绝口。

“学姐,这馄饨真好吃。”刚刚说没有食欲的人吃了二十个馄饨。

褚唯一噙着笑意,“我在厦门旅游时,住的那家酒店餐厅的馄饨特别好吃,后来我去问了大厨,大厨教了我。馄饨皮很有嚼劲,汤是乌鸡汤,美容养颜。”

邱天正在抱着碗喝汤,一听是乌鸡汤,“我这个小鲜肉哪里需要美容养颜,哥,你多喝一点。”

宋轻扬气场十足,看着褚唯一,“我老吗?”

褚唯一眯着眼笑起来,“你一点都不老,只是少年老成吧。”

少年老成?这还不是变相说他比实际年龄老。

宋轻扬拧眉,“褚唯一,我比你大四个月。”

褚唯一不明所以,“我知道啊,上回采访你时,我提前做了功课,你是双子座的。”

邱天加入话题中,“双子座的人就像谜一般,尤其男人,花心多情,见异思迁,唉,好可怕,女孩子遇到双子男一定要睁大眼睛。”

宋轻扬微微一笑,“我从来不相信星座,褚唯一,你信吗?”

这时候她也不好意思说信,“还好吧。”她的微博关注了好几个星座大师呢。

晚上,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大脑里不停地浮现着宋轻扬的面孔,挥之不去。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这么走进她的生活,悄无声息地影响着她。

从校庆到S市偶遇,他一次又一次地帮她,再到他陪她练车,这一切的一切,真的是那么巧合吗?

难道仅仅是看李校长的面子?

难道他对我有意思?

他看上我了?

什么时候起,她也开始胡思乱想了。

第二天,郗清远过来给她送中药,两人约在附近一家咖啡厅见面。

褚唯一提前走的,没想到郗清远来得比她还要早。

他问:“你要喝什么?”

“焦糖咖啡吧。”

郗清远皱眉,“睡眠不好怎么还喝咖啡?”

“习惯了。”

郗清远把药包递给她,“每天一包。”袋子里都是一小包,很方便。

“谢谢。”她接过,指腹摩挲着袋子。

“阮姨说你考驾照了?”郗清远细看着她,瘦了也黑了。

“练了七八天了,后天就去考科目二。”她还是有些担心。

郗清远笑了笑,“不要给自己压力,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的。”

药包散发着淡淡的馨香,褚唯一拿到鼻尖闻了闻,沁人心脾,“这里面都有什么?”

“首乌藤、合欢皮、墨旱莲、仙鹤草,都对睡眠有很好的帮助。”到底是中医世家,说起中药名熟练得就像背诗一般。

“中药名字都那么好听,其实,小孩子取名还可以从中药里挑。”

他笑,“我有几个同学孩子的名字就是取自中药名。”

褚唯一眨眨眼,“郗叔怎么当初没有帮你取个中药名呢?”

“我妈不想我做医生的。”在外人看来,医生职业稳定,收入也不低,可是忙起来,往往顾不上家庭,提起他的母亲,他的语气有些失落,“宁宁出生时我爸倒是列了几个中药名。”

“叫什么?”

“远志、紫苏、苏木。”

褚唯一喃喃念着,“郗远志、郗紫苏、郗苏木——”她顿了顿,“幸好没用,宁宁的气质一点都不符合这些中药名。”

褚唯一安静地喝了一口水,微低着头,目光落在他的指尖上,上回听妈妈说医院很多护士、女医生倾心于他。

“唯一——”郗清远轻叩了一下桌面。

褚唯一恍然恢复,“不好意思。”

“考试的时候不要走神就好。”郗清远难得打趣她。

“你想说什么?”她问。

“我听黄叔叔说前两天你去医院了?”

“嗯,摔了一跤,已经没事了。”她轻笑。

郗清远又叩了一下桌面,“李貌送你去医院的?”

“不是,我一个朋友。”

终究是回不去了,郗清远沉默地抿了一口水,过了一会儿,接到同事电话便匆匆回了医院。

第二天,褚唯一回到办公室,刚坐下,唐薇就蹭过来,“昨天你又相亲了?”

褚唯一苦涩地笑笑,“家里的亲戚。”

“亲戚?”唐薇挑眉,“可惜了,他做什么的?单身吗?”

“骨科医生。”

“哇,医生好!那他有没有女朋友啊?”

“这个我不知道。”她垂下眼帘。

“唯一,去问问嘛!”唐薇晃着她的手,“帮我问问,这么好的一个人,肥水不流外人田。”

褚唯一轻轻嗯了一声,“好。”

周二,褚唯一要去参加科目二考试,考试前一天晚上,邱天给她打来电话,问她几点集合,听她说在抄经,他在电话里爆笑,“学姐,你怎么能这么迷信?!”

褚唯一义正词严,“这不是迷信,是信仰。”

邱天笑得肚子疼,又把这事告诉宋轻扬,“哥,学姐真傻,还抄经,难怪二十六了还没有男朋友。”

宋轻扬懒懒地回道:“二十六怎么了?”

“我又没说你,你二十六没关系,她二十六就有关系了。”邱天腹诽着,“女生和男生不一样。”

宋轻扬斜了他一眼,“她看不出来有二十六岁。”

“哥,我知道你喜欢学姐。”他嘿嘿笑了两下,“可惜学姐不知道。”说完,他就跑了。

连邱天都看出来了,她怎么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第二天天没亮,他们就赶去驾校集合,从模拟到考试,一路紧张与忙碌,不过结果是美好的,褚唯一很幸运地一次性过了。

走出考场后浑身轻松,看了看手机,有几条广告短信,她先给教练打了电话,教练一听她过了,连说那就好那就好,褚唯一都过了,其他人应该没问题的。

褚唯一感叹,教练就那么不相信她的实力吗?考完的人渐渐走出来了。

一个小时后,邱天姗姗来迟。

“邱天,过了吧?”她随口问道。

邱天沉默再沉默。

褚唯一递了瓶水给他,“别装了。”

邱天垮着脸,“学姐,我没过。”

褚唯一自然是不相信。

“我倒库死了,然后重新考四项,侧方位停车压线了。”

“真的吗?”

邱天点点头。

褚唯一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邱天,回去的路上他一言不发,“邱天,没事,你技术好,我们就是拿到驾照了,也不能马上上路的。”

邱天看着她,“我原以为你会过不了的,结果我没过。”

臭小子竟然这么看不起她,“我请你吃饭吧。”

“我现在没心情。”

褚唯一拍拍他的肩,“你是男人,不要这样吗?来,打起精神来!笑一个!”

邱天闷闷地转过脸。

褚唯一赶紧给宋轻扬发了一条信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宋轻扬直接打来电话,“怎么样?”

褚唯一走到一旁,“我考过了,90分。”

“恭喜。”他的声音也带着几分愉悦。

“坏消息就是邱天没过,你要不要去安慰他?”

宋轻扬在电话里笑了,“他没事,是该受挫,我就担心你。”

褚唯一怒了,怎么大家都不相信她,“我心理素质好。”

宋轻扬又笑了,笑意越来越浓,“是的,你有菩萨保佑。”

褚唯一尴尬地咳了一声,“你不要再打击邱天了,他还是个孩子呢。”

“嗯,好的,我听你的。”

喜欢我喜欢你很久了请大家收藏:(www.qhxs.org)我喜欢你很久了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我喜欢你很久了最新章节 - 我喜欢你很久了全文阅读 - 我喜欢你很久了txt下载 - 夜蔓的全部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清华小说

猜你喜欢: 豪门绝恋绝代双骄绝塞传烽录相遇终有时圈里圈外夜妖娆乱臣贼女顾念的奇缘九州·天空城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国士无双妖聆·百草堂一生一世,美人骨我的如意狼君蜜汁炖鱿鱼如果巴黎不快乐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走婚专属游戏鲜满宫堂亲爱的苏格拉底荣耀王者有种后宫叫德妃兰陵缭乱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剃头匠
完本推荐: 透视高手全文阅读重生九零撩夫忙全文阅读飞天全文阅读我的老千生涯全文阅读豪门小老婆全文阅读极品辣妈好V5全文阅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超级村医全文阅读最强反派系统全文阅读末世之无尽商店全文阅读超级卡牌系统全文阅读重生之资本帝国全文阅读威武不能娶全文阅读修仙狂徒全文阅读不灭龙帝全文阅读邪少药王全文阅读回到明朝当王爷全文阅读都市之传道宗师全文阅读巫师亚伯全文阅读超级全能巨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一剑斩破九重天秘巫之主纨绔天医超维术士九幽天帝影视世界当神探极品全能学生我想当巨星我的小人国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一不小心就无敌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剑神之独步江湖军婚蜜恋在八零至尊特工大侠请选择豪门女婿的逆袭之路万古神帝重生八零锦绣军婚三国之巅峰召唤拯救灾变世界之反派能看我直播寒门祸害晚安,总裁大人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吕布霸途毒医娘亲萌宝宝八零甜妻萌宝宝乱穿三国百炼飞升录

我喜欢你很久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喜欢你很久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喜欢你很久了txt下载手机版 - 夜蔓的全部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清华小说移动版 - 清华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