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清华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10章 甜蜜相处

第10章 甜蜜相处

D市文化宣传,楚墨那组的方案反响很好。

会议结束,宋轻扬和楚墨走在最后。

楚墨道:“这次的方案似乎不像你平时的风格。”

宋轻扬不甚在意,“偶尔也要改变一下。”

楚墨淡淡一笑,“你是故意的吧?为什么要放弃这次的项目?”

“只是最近有别的事。”

楚墨若有所思,“希望下一次,你能拿出真正的实力。”

“没问题。”

午饭时间,卓天来找宋轻扬,“你是真的要放弃这次的项目?”

宋轻扬略略沉思,“中旬有别的工作,对了,下个月浩洋结婚。”

卓天感慨,“他比我们都小,结果却第一个结婚了。”

“结婚早晚不是按年龄来的。”

“噢,反正你比我们大。”

宋轻扬翘起嘴角,“可我有女朋友了。”

卓天张着嘴巴,“这么快?小记者同意了?我以为你会放弃呢,毕竟褚唯一不像你喜欢的风格。”

宋轻扬斜眼,“你知道我喜欢什么风格?”

“你都在国外待了那么多年了,怎么会看上本土的清粥小菜呢?”

宋轻扬不想理他,“浩洋的婚礼,我就不和你一道了。”

被抛弃的卓天,“轻扬,你真的要抛弃我了吗?不要啊!”

偏巧,有女同事像风一般从他们身边走过,看着他们的表情真是——不忍卒视。

好男人都相爱了,难怪那么多女孩子找不到男朋友。

褚唯一一连加了四天班,工作量越来越大,好不容易到了周五,迎来了端午小长假,宋轻扬等到八点才接到她,一上车,她累得只想睡觉。

“你们报社最近怎么这么忙?”

褚唯一不想说有人针对她,“马上要七夕了,最近活动比较多,好困啊!”

“你先睡一会儿,到了叫你。”

褚唯一闭着眼睛,“我要养足精力,明晚去看演唱会。”

宋轻扬失笑,不一会儿,她真的睡着了,到了餐厅,好不容易把她叫醒,吃饭都没精打采的。

他只好取消看电影的计划。

她满是歉意,“等忙完这段时间,我们再去看电影。”

“没事,晚上早点睡,明天中午我再来接你。”

“我一定睡饱,明天好好地看我的男神。”

他轻轻吻了一下她的眼角,看着她走进院子,才掉转车头回去。

回到家,宋母坐在沙发敷着面膜,电视里正在播放着古装剧,“轻扬,最近忙什么呢?”

宋轻扬换上拖鞋,“我不回来,你和爸可以过二人世界。”

宋母兴冲冲的,“你快过来,给你看样东西。”

茶几上摆了十来张女孩子的照片,“妈——”

“这几个女孩子都漂亮啊,你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

宋轻扬满脸黑线,“我不喜欢。”

“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你说,我按着你的标准给你找。”

宋轻扬现在有些理解褚唯一了。

“你都二十六了,到现在都没带个人给我瞧瞧,我告诉你,今天你必须给我挑一个。”

宋母急了,“我问你,你是不是在等那个女生?”

宋轻扬愣住了。

宋母语重心长,“扬扬——”她已经很久不喊他的小名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那个女生说不定都当妈了。”

“妈,你说什么呢?”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钱包里夹着的照片,是毕业照上抠下来的吧?”

宋轻扬回来后,她就开始帮他介绍女朋友,偏偏宋轻扬从来都没有去见过一个,宋母疑心他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后来无意间看到他钱包里的照片才明白。

那个女孩子穿着D中的校服,应该是他们那届的,再想查出点什么就没消息了。

“妈,我保证早点把女朋友给你带回家。”

第二天傍晚,天气暗下来,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褚唯一和宋轻扬提前半个小时来到体育馆,路上都是粉丝。

“我去买荧光棒。”

“走,去看看。”

褚唯一挑了两根,宋轻扬付了钱拿在手里,“检票了——”

两人排队进场,找到位置后褚唯一一坐下,心就怦怦直跳,“宋轻扬,我好紧张,一会儿就能看到我偶像了。”

宋轻扬默默地听着。

褚唯一眨眨眼,“喂,拍张合照吧!”

他抬眼,“终于想到我了。”一手揽着腰,一手举着手机,她的头靠在他的肩头,鼻尖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道。

她拍了很多照片,有一张是关于他的,只是一个侧影,她没有告诉他。

音乐缓缓而起,在尖叫声中,演唱会开始了,褚唯一终于看到她的偶像,穿着格子西装的儒雅男人,她抑制不住地叫着。

“宋轻扬,你看,是他!太帅了!”

宋轻扬看着满是活力的她,这是他完完全全不熟悉的她。

演唱会中,褚唯一几次默默流泪。

宋轻扬心里挺酸的,他觉得每一个陪着女朋友来的男士都不容易,后来,她告诉他:“以前一个人,很喜欢听他的歌,来来回回,单曲重复,都不会听厌。对于很多人来说,喜欢一个偶像,其实更是一种精神支柱,我相信,也许我们现在是孤独的,但我们总会遇到对的那个人,那个将陪你走完这一生的人。”

那晚没有星辰,可她的眼睛比星辰还要亮。

很久很久以前,她许过一个心愿,就是和喜欢的人一起去看一场演唱会,如今终于实现了。

周末的早上,郗清远按照约好的时间,把宁宁送过来,见褚唯一一脸的疲倦,他有些犹豫,“最近睡眠还不好吗?”

“昨晚去看演唱会了,我会照顾好宁宁的。”

他看着她眼下的青色,心底的话还是咽下去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算了,就这样吧。

褚唯一点头,小心翼翼地找了一个话题,“上次那个孩子还好吗?”

“情况还不错,一直很配合治疗。”

她沉默了一瞬,低着头,“清远,你也要好好的。”声音很小,却足以让他听到。

他僵着脸,“你放心,我会的。”

她牵过宁宁的手,“那我们进去了,你,路上小心。”

郗清远轻若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或许,他不该再来见她了。

有宁宁在,这一天注定不会寂寞,小家伙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还有问不完的问题,晚上给他洗澡,宁宁扭捏起来。

褚唯一找了一个大盆在院子里给他洗澡,胖乎乎的身子站在塑料盆里,宁宁一手挡着重要部位,“姐姐,我这样会走光的。”

褚唯一小心翼翼地避开他的胳膊,“没人看见,大门都锁着呢。”

宁宁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长这么大第一次是女生给我洗澡。”

褚唯一哭笑不得,“你刚出生是护士给你洗的澡,再说了妈妈不是女的吗?”

“那不一样,妈妈年纪大。”

褚唯一给他抹着沐浴乳,小孩子的皮肤就是好,白白嫩嫩的,洗好之后,拿着浴巾把他一裹抱到屋里,又给他擦好爽身粉,换上睡衣才算完事。

做完这一切,她累得满头大汗,养个孩子真不容易。

“你先看书,姐姐去洗澡。”褚唯一嘱咐道。

“知道,你去吧。”又来装大人了。

褚唯一担心他,匆匆洗了一个澡就出来了。

宁宁冲着她直笑,“姐姐,你好香。”

“油腔滑调。”褚唯一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脑袋,见着他肉肉的小胳膊,“宁宁,你有点胖啊。”

宁宁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小肚子,“我这是虚胖。”

褚唯一眼角冒黑线。

姐弟俩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姐姐,我想给哥哥打个电话。”

褚唯一把手机给他。

电话通了,郗清远刚刚回到办公室,“唯一?”

“哥哥——”宁宁叫起来,“我在姐姐家啊,我们正在床上睡觉。”

郗清远嘴角一扬,“你要听姐姐的话,晚上不要再吃零食了。”

“哎呀,我知道,我不和你说了。”

“好,把手机给姐姐。”郗清远眉心沉如海。

褚唯一拿过电话,正襟危坐。

郗清远低沉的嗓音落入她的耳畔,“宁宁晚上睡觉有些不老实,不要让他压到左手。”

“我会注意的。”

电话微微沉默。

郗清远抬眼望着前方,“明天晚上我去接他。”

“到时候我再和你联系。”

“唯一——”他叫着她的名字,只能说一句,“早点休息。”

挂了电话,褚唯一呼了一大口气,神经顿时松下来。

宁宁拍拍她的肩头,“姐姐,你是不是怕哥哥啊?”

“没有。”

“撒谎的人鼻子会变长。”

褚唯一扯了一个理由,“我怕医生。宁宁,姐姐问你,你长大了想做医生吗?”

“不不不!”宁宁一脸严肃,“我要当大厨,做美味的食物。”

褚唯一干干地笑了两下,“不错,以后姐姐想吃好吃的就靠你了。”

他娇羞地说道:“我做给我喜欢的女生吃。”

褚唯一不由得摇摇头,现在的孩子果然和他们小时候不一样。

郗清远一个人在走廊上站了十几分钟,今晚是他值班,女实习生犹疑了片刻才走到他的身边,“郗医生——”眼底是难以遮掩的爱慕。

郗清远敛起神色,“什么事?”

“郗医生,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郗清远面色平静。

“你有女朋友吗?”女实习生紧张得声音发颤,失措地望着眼前有些清冷的男人。

郗清远只是淡淡一笑,“下个月要考试,回去好好准备。”他没有女朋友,可是他有喜欢的人了。

长假最后一天,宋轻扬开车过来,见院门没锁,推开铁门看到了院中还没有收起来的浴盆。

宁宁坐在秋千上,“哥哥,你怎么来了?”

“你姐姐呢?”

“她还在收拾东西,唉,女人真是麻烦。”

宋轻扬忍俊不禁,“小坏蛋,嫌弃你姐姐了?”

“我只是担心她这样找不到男朋友。”

“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宋轻扬抱起他走进屋里。

褚唯一正在收拾包,“再等我几分钟。”

宁宁和她穿着同款藏蓝色的背带牛仔裙,一大一小地站在一起倒是像年轻妈妈带着孩子。

他问:“外面的盆要收进来吗?”

“晚上回来还要用呢,放那儿没关系。”她是想偷懒,不想再拿屋里来。

宋轻扬笑了笑,把盆里的水都倒了,放到屋里,宁宁跟在他后面,“可是晚上回来洗澡还是要拿出来啊?”

宋轻扬解释:“天气热,塑料盆暴晒会坏的。”

宁宁眸子一转,“哥哥,你会修秋千吗?秋千架子要断了,我太胖了,不敢坐上去。”

“好,回头去买工具。”不过这里很快就要拆了,秋千也留不下来,以后换个带院子的房子倒是可以再搭一个秋千,他扬起眉眼,不知不觉竟然想到以后的生活,原来,喜欢一个人就会想着和她有关的一切。

褚唯一拎着包出来,“走吧。”

宁宁一眨眼就跑过去,“我自己背,去看电影喽。”背上自己的小书包,戴着小帽子,乐颠颠地走在前面。

“宁宁想看儿童电影,要不你回去休息吧?”她知道他工作挺忙的,平时休息也要处理各种邮件。

他眉心微微拧起,“我想和你多待会儿。”迟了这么多年才相识,他哪里舍得让她一个人。

心底好像有什么东西溢出来了,甜甜的、暖暖的。

到了电影院,买好了票,三人准备去排队进场了。

宁宁又赖着不肯走了,“我可不可以要一份爆米花?”

褚唯一:“可以,老板,大桶的爆米花。”

宁宁:“再加大杯可乐。”

褚唯一:“……”

宋轻扬闲适地说了一句:“小孩子正在长身体,不能喝可乐,会骨质疏松的,何况你的膀子还没有好。”

“对对!”褚唯一点头,“还是喝矿泉水吧。”

“不要嘛,就喝一点点可乐。”

褚唯一一咬牙,“走了,要检票了。”

“呜呜,我好可怜,连可乐都喝不到,我的膀子都断了。”

“再哭爆米花也不给你吃!”褚唯一恶狠狠地威胁。

宁宁立马憋着泪,一脸的委屈,眼泪悬在眼角。

宋轻扬抿着嘴角看着褚唯一,见她毫不妥协,看样子以后一定是严母。

今天很多带孩子来看电影的家长,一个妈妈问道:“你们真年轻,儿子像妈妈,长得真可爱。”

褚唯一尴尬地解释:“不是,这是我弟弟。”

“啊,是弟弟啊,不好意思,不过你俩的孩子肯定也好看。”

褚唯一:“……”

宋轻扬眼底满是笑意,毫不吝啬地赞美道:“你的女儿也很可爱。”他拉过褚唯一的手,“听到没有,我们的孩子会很好看的。”

褚唯一尴尬得无所遁形,好在前面开始检票了。

进去找位置坐下,宁宁开始安排位置,“我要坐中间。”

褚唯一为难,看着宋轻扬,“他是小孩子。”

他倾身贴近她的耳边,“现在是个1000瓦的电灯泡。”

等都落座后,宋轻扬右边的小女孩甜甜地喊了一声,“哥哥好。”

宋轻扬微微一笑,还是小女孩可爱啊。

宁宁听见动静,不时转头望过来,那欲言又止的小样,惹得宋轻扬想笑。

褚唯一侧首,“宁宁,坐好了,电影马上就开始了。”

宁宁哼了一声,正襟危坐了一分钟,叹了一口气,“我们换个位置吧,大人和大人坐,小孩和小孩坐。”

宋轻扬眉眼一扬,“我觉得我这个位置挺好的,你胳膊没好,还是让姐姐照顾你。”他侧身和旁边的小女孩说着话。

不一会儿,宁宁拉了拉他的胳膊,“哥哥——”

宋轻扬转眼,“怎么了?”

宁宁继续眨眨眼,讨好地搓着手,“哥哥,拜托拜托——我们换个位置。”

宋轻扬失笑,“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你。”

褚唯一见两人换了位置,探头一看,宁宁已经和旁边的小女孩说上话了,她收回视线,“我妈说宁宁喜欢和女孩子玩,果然啊!”

宋轻扬的头微微靠向她,低声说道:“你弟弟眼光挺高的。”

“遗传吧,我妈妈眼光高,当初她也相亲很多次,最后选择了我爸。”

宋轻扬审视着她,“你见了多少个?”光线昏暗,他侧着头。

褚唯一现在明白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缓缓举起右手,纤细的五指张开。

“五个?”宋轻扬拧眉。

褚唯一又举起左手。

宋轻扬声音喑哑,“十个?”

褚唯一苦恼,“从数学上定义的话,大于十,不超过二十。”

宋轻扬眯了一下眼,“数学没有还给老师。”

褚唯一硬着头皮道:“哪里哪里,看电影看电影——”她轻轻呼了一口气,为什么有种做了亏心事的感觉,不过相亲也不是她的错嘛,谁让他不早点出现呢?

电影开场了,满场都是孩子的笑声。

褚唯一余光轻轻扫到宋轻扬,他长腿微伸着,人靠在座椅上,惬意自在,双眸看着银幕,嘴角偶尔滑出一个弧度。

突然,她的手被握住了,慢慢地握紧,那个人慢慢地靠近她,她闻到了属于他的气息,褚唯一的心脏蓦地一缩,好像被电击了一下,嗯,淡定淡定。

“唯一,昨天晚上我说的话是认真的。”

光线晦暗,她看不清他的表情,轻轻地动了动僵硬的手指。

“专心看电影。”宋轻扬紧紧地扣着她的手,哪里能专心呢?

“我的手麻了。”她听到他低沉的笑声。

“给你揉揉。”说着他光明正大地拉过她的手,轻轻地揉着,“好些了吗?”

褚唯一心里有个声音,好像更严重了,胳膊都动不了了。

影院里光线变化,忽明忽暗,正是做坏事的时候。

他听见她微弱的话语,“宋轻扬——”他轻轻转过上半身,嘴角堪堪从她的脸颊滑过,带着湿热的温度。

褚唯一猛地站起来!

原本安静的影院,瞬间有孩子喊道:“看不到啦!看不到啦!”

褚唯一还处在紧张失神中,大脑一片空白,刚刚他是想吻自己还是不小心碰上了?

宋轻扬笑着将她拉下来,“坐好了,电影还有一半呢,你站着后面的孩子要叫了。”

他明显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那后半场电影,褚唯一耳边都是孩子银铃般的笑声,她自己却什么都没有看进去。

电影结束,大家陆陆续续地散场。

宋轻扬抱着宁宁,宁宁一脸的笑容,“我觉得电影好好看,姐姐,你说是不是?”

褚唯一嗯了一声。

“姐姐,你不用这么勉强。”

宋轻扬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你姐姐没有童心,看不进去。”

褚唯一瞪了他一眼,“谁说的?我一直都在看。”

“心不在焉也算吗?”宋轻扬打趣道。

宁宁叹了一口气,“哥哥说姐姐没童趣一点都不假。”他看着宋轻扬,“哥哥,我要嘘嘘。”

宋轻扬带着他去了洗手间,弯腰帮他脱裤子,小家伙扭捏,“我自己会,你转过头去。”

五岁的孩子竟然还知道害羞。

等宁宁尿完,他问道:“哥哥,这上面写的什么字?”

“向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宋轻扬尴尬。

“什么意思?”

“就是让我们注意卫生。”

“我明白了,不要把尿弄到地上对吗?在家里妈妈也是这么和我说的,我要是把尿弄到马桶上,妈妈就会让我自己用纸擦干净,这是纯爷们该做的事。”小家伙一本正经地说道。

旁边一位男士听到宁宁的话,“哥们,儿子教育得真不错。”

宋轻扬摸了摸宁宁的头,这孩子确实不错,可惜他没有这么大的儿子。

在外人眼里他们俨然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吃饭时,宁宁压根儿都不用人管,自己一勺一勺地吃,津津有味。

宋轻扬:“你小时候也这样?”

褚唯一摇摇头,“我小时候不喜欢吃饭,在幼儿园都要老师喂,在家我爸喂,我妈看不下去,饿过我几顿。”

“后来吃饭好了?”

“还是那样,我妈最后放弃了,随我了,反正饿不死。”

“难怪你这么瘦,原来是小时候营养不良。”

“我听我妈提过,她也是担心宁宁会像我小时候那样,所以狠了心从他上幼儿园前半年就让他自己吃饭了,好在郗叔和郗清远他们都很配合她。”

宋轻扬点点头,“男孩子确实要从小培养他的独立。”

“你呢?”褚唯一有些好奇。

“我没有宁宁这么听话,小时候可调皮了,没少挨我爸的打。”

“看不出来啊,我觉得你就是老师喜欢的那种学生,文武全才。”

宋轻扬凝视着她的眸子,“学习成绩还可以,小学时还是很贪玩,上了初中才开始认真。”

褚唯一没有回避他的目光,“你初中在哪里念的?”

“市一中。”

褚唯一想起来,“初三时我去过你们学校,参加化学比赛。”

“那次我也参加了。”

褚唯一睁大了眼睛,“第几名?”

“第一。”他轻轻吐出两个字,“你呢?”

褚唯一叹了一口气,“我是去打酱油的。”她顿了顿,“世界真小啊!”

两人陷在回忆中,没想到两人以前也算有过交集。

宁宁抬起头,“姐姐,我还可以再吃一点吗?就一点点。”

褚唯一夹了一根面条放在他碗里,“喏,一点点。”

宁宁要哭了,赶紧看着宋轻扬。

宋轻扬低下头,假装没看见,两人默契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褚唯一在微信朋友圈传了几张照片,短短几分钟就有十几条留言,同学们都以为宁宁是她的儿子!她连忙解释。

蓝月当即给她打来电话,“唯一,让你弟弟给我做花童吧?”

“他没有耐心。”

“你弟弟怎么这么可爱,我太喜欢了,帮我劝劝他嘛。”

“蓝月,我先说好了,我弟弟有点调皮。”

“小孩子嘛,调皮是天性,作为回报,捧花我就内定给你了!”

“别,你还是公平吧。”

果然,褚唯一问了宁宁,小家伙立马拒绝,“不要。”

“你肯定没参加过婚礼,花童必须是男孩和女孩,就是王子和公主。”

“姐姐,你童话故事看多了,童话都是骗小孩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要是骗你,就让我变成小矮人。”

宁宁叹了口气,“姐姐,你本来就不高,再变矮怎么找老公?”

褚唯一一颗心已经千疮百孔了,“女花童是电视小明星,人家肯定不想和胖子在一起,算了我和新娘姐姐说一声。”

宁宁一把抓住她的手,“我可以去看看。”

“反悔是小狗。”

宁宁嫌弃地看了她一眼,“幼稚。”

褚唯一现在终于相信以前同学说的话了,父母年纪大生出来的孩子就是聪明,反正她小时候肯定没有宁宁这么聪明。

喜欢我喜欢你很久了请大家收藏:(www.qhxs.org)我喜欢你很久了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我喜欢你很久了最新章节 - 我喜欢你很久了全文阅读 - 我喜欢你很久了txt下载 - 夜蔓的全部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清华小说

猜你喜欢: 民调局异闻录后传剃头匠因为风就在那里活人禁忌鲜满宫堂风声荣耀王者银河英雄传说微微一笑很倾城一生一世,美人骨塔罗神殿:爱情塔罗大运转触墓惊心成化十四年蜜汁炖鱿鱼兰陵缭乱绝代双骄乱臣贼女七星彩水浒传国士无双三国志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异闻档案凶宅笔记我的如意狼君顾盼生辉
完本推荐: 末日蟑螂全文阅读飞天全文阅读九焰至尊全文阅读仙界网络直播间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惊悚乐园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全文阅读末世大回炉全文阅读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全文阅读超级拍卖行全文阅读开艘航母去抗日全文阅读绝品透视全文阅读末世之后全文阅读至尊狂妻全文阅读抗日之我为战神全文阅读超级足球巨星全文阅读至尊战神全文阅读地府交流群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快穿:我只想种田我想当巨星快穿:女主不当炮灰卡牌密室(重生)清宫吉皇贵妃录透视医圣神医弃女狩猎好莱坞我成了牛魔王诸天万界神龙系统王者时刻撒娇福晋最好命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穿越之第一夫君(出书版)寒门祸害末日轮盘伏天氏超级忍者系统三国之巅峰召唤小农民大明星英雄联盟之最强荣誉重生之完美未来乱穿三国霸总他又被离婚了未来之最强萌妻毒医娘亲萌宝宝逍遥派成为超级巨星的男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全民来捉妖

我喜欢你很久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喜欢你很久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喜欢你很久了txt下载手机版 - 夜蔓的全部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清华小说移动版 - 清华小说手机站